如何做身心障礙夥伴的盟友?

(圖/unsplash)

英國帕奧游泳選手利茲(Liz Johnson),不久前看到一則新聞,關於一位視障夥伴在火車站受到站員協助的故事,這則故事受到許多人關注,紛紛稱讚該名站員的表現,卻也讓利茲不禁思索,這個故事之所以受到如此廣大的迴響,是否代表一般人作為身心障礙夥伴盟友的行動仍十分稀有?

文/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我有半身腦性麻痹,意思是我的左腦受損、右半邊體型比較小而且無力。我人生中最棒的身心障礙盟友就是我的親友們,他們尊重我、盡一切可能讓我獨立,不會對我做任何假設或讓我感到負擔。

他們會在我需要時幫助我,不會有多的大驚小怪,像是在移動時讓我扶著他們的手,或是當我無法順利搬東西時接過手中的物品。

雖然每位身心障礙夥伴的狀況不同,但我認為我和親友間的互動是有來有往,而非只有單向協助。例如,他們會為我做一些家務,作為交換,我會給他們食物!一般人都有各自擅長的事情, 身心障礙也是一樣的,所以,如何成為身心障礙的盟友呢?

盟友第一招:確認意願後再協助

第一步,像一般人一樣看待身心障礙夥伴,如果你認為有人需要幫忙,你應該在行動前先開口詢問,身障人士會比你更懂自己的身體狀況。

延伸閱讀:為什麼在幫助一名身障人士之前,要請先開口問?

如果要進一步提供協助,請思考:他們是否需要協助?如果需要協助,可以做什麼?我從朋友那聽到很多相似的故事,很多想幫忙的人會直接開始推輪椅。

這或許是個好方法,但換位思考,如果今天一個陌生人未經詢問,就把你抱起來、穿越馬路,你會做何感想?

預先假設身心障礙者需要幫助,會強化他人對身心障礙者的刻板印象、並且對身心障礙者的能力產生偏見,身心障礙者在媒體上的形象往往比其他人缺乏生產力和能力。我們對於這個社會的貢獻不能只被身心障礙所決定。

盟友第二招:言語的選擇

語言的選擇也是身心障礙盟友很重要的一個環節。說某個人「受身心障礙所苦」,或是「被困在輪椅上」,暗示身心障礙是一種讓人無法有一個完整圓滿生活的阻礙,身心障礙只是一個人的一部分,不該用身心障礙去定義一個人,使用如上面所提到的負面詞彙會把身心障礙者描繪成受害者。

延伸閱讀:身心障礙是我的一部分 但不是我的全部

盟友第三招:檢視週遭環境

個人改變能帶來莫大的不同,但如果我們不把身心障礙者所面臨的障礙移除,這個社會就稱不上是真正的共融,環視四周還有哪些將身心障礙者排除在外的事情需要被改變,你所處的職場環境又是否致力於身心障礙者的通用設計?靈活的工作型態和多元的管理團隊?

延伸閱讀:我們為什麼在職場隱藏身心障礙?

這些都是組織可以推動的共融政策,重點是永遠不要停止學習,有許多方法可以學習如何成為身心障礙者的盟友。

資料來源

METRO <How to be a disability ally>

編譯簡介:哈囉~我是來自台南的力前,一直都在台北求學、目前是一名社企工作者。大學讀數位娛樂與遊戲設計學系,但不熱衷時下的線上遊戲。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也愛聽音樂、查資料、閱讀、和伺候寵物 (有調皮的喵咪當傲嬌室友)。

編輯簡介:湘瑾,大學讀會計、研究所讀新聞,現在是礙的萬物論的小編! 從樂生療養院開始關注身心障礙者,瞭解到世界還有很多需要一起努力的地方,希望能為身心障礙夥伴寫出更多好文章。

More Stories
這3部不能不推! 身心障礙夥伴現身Netflix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