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和兒子的同學們談論他的唐氏症?

(圖/unsplash)

有些唐氏症兒的爸媽決定不向孩子的同學談論孩子的狀況。他們相信其他孩子對於自己的孩子一視同仁,提到唐氏症只會讓自己的孩子看起來跟別人不一樣,他們希望能融入其他人,越久越好。

文/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在我繼續說下去之前我要提醒一下,我不是在指出誰做錯了,我們所做的行為都是為孩子著想,只是我一直在思考我為何決定在學校這麼做,以及為何我選擇完全公開並擁抱唐氏症所帶來的不同。

從第一天開始,我們就是一種「事實」在談論唐氏症,學校的孩子都知道我兒子瑞佛有唐氏症,而且據我所知,他們並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瑞佛就是瑞佛、而且他是被人尊敬喜愛的學生,我認為孩子們能不將唐氏症看作大事成長的心態很好,我歡迎大家問我問題,也喜歡教育師生接受、共融和身心障礙的事實。

開放討論的成果其實讓我感到不可思議,大家都能擁抱從瑞佛身上學到的事物,他們聆聽並學習,看著全校珍惜友愛彼此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如果我沒有跟其他人提到瑞佛有唐氏症,我會有種感覺,是我在假裝他跟班上其他人都一樣,但事實並非如此。

告訴其他人你的孩子有身心障礙,並不是在說自己的孩子比較不如人,瑞佛和其他人不同一點都不會讓我感到困擾,我反而認為其他孩子們能學習和自己不同的人相觸,是讓人很興奮的。

(圖/unsplash)

擁抱唐氏症 擁抱差異

如果每個人都一樣,孩子要怎麼學習多元的美麗?對我來說那不是包容性,我們在談論的是擁抱多元和歡迎多元,以為孩子看不到彼此的差異其實不太可能,他們肯定會注意到的,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重點在於,兒童通常不會將這些差異視為負面、或應該害怕的事情,也不會讓他們感到尷尬、自我意識過剩或下意識移開眼睛,這不是在說他們看不到差異,而是他們不在乎這些差異。孩子的純真讓他們相信世界是一個美好的地方,在這裡人們友愛彼此、善待他人。

但孩子們總有一天會長大成人,屆時他們會開始注意到身邊的人的獨特性,有人不能像自己一樣游泳、有人在舞蹈課的移動方式跟自己不一樣,甚至ˋ最好的朋友產生了自己不會有的行為。你如果如果沒有人跟這些孩子談論身心障礙時會發生什麼事嗎?他們可能會感到還怕,他們會認為這是不應該被提及的話題,甚至對於這些不同感到尷尬困窘,他們將產生我們一直努力想要改變的那種態度。

我們都會有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

所以盡可能和你的孩子討論,鼓勵其他家長和老師都進入談論身心障礙的行列,教導他們差異、共融、身心障礙,以及同儕的美麗和獨特之處。不要迴避尷尬的問題、不要聳肩帶過,這些行為都在暗示他們問了錯誤的問題,暗示他們身心障礙是不應該被談論的。

讓我們從過去的錯誤經驗中學習,並教育我們的孩子這世界上的差異性:身心障礙、文化、宗教、種族和性向等所有事情,讓我們帶領孩子認知到,擁有差異是正常的,因為我們自己,在某些地方也一定會和別人不一樣。

資料來源

Why I Talk to My Son’s Classmates About His Disability

編譯簡介:哈囉~我是來自台南的力前,一直都在台北求學、目前是一名社企工作者。大學讀數位娛樂與遊戲設計學系,但不熱衷時下的線上遊戲。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也愛聽音樂、查資料、閱讀、和伺候寵物 (有調皮的喵咪當0傲嬌室友)。

編輯簡介:湘瑾,大學讀會計、研究所讀新聞,現在是礙的萬物論的小編! 從樂生療養院開始關注身心障礙者,瞭解到世界還有很多需要一起努力的地方,希望能為身心障礙夥伴寫出更多好文章。

More Stories
咖啡店-甜裡開始,打造身障就業機會讓就業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