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在幫助一名身障人士之前,請先開口問】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我完全明白想要幫助人們的渴望,我也很感謝社會大眾有如此的素養。但當有身障者堅定地說「不需要幫助」時,那就是真的不需要,不是推託或不好意思,是真真正正的婉拒。(同場加映:人際|我想要你這樣對我說

我個人屬於肢體障別,當我還沒準備好要行動時,把我的身體任意移動可能會導致極度的疼痛,甚至是造成傷害;對於視障者而言,在未詢問的情況下拉扯手臂試圖引導他方向,反而易使他跌倒或慌張;對自閉症夥伴來說,任意的靠近與互動可能會帶給他焦慮。面對身心障礙者時,不妨先收起急欲上前「幫忙」的心,耐心地觀察並詢問。

圖源:unsplash

我對於「獨立自主」有自己的堅持,並非是固執地拒絕所有友善協助,但當我認為這件事我可以獨立做到時,我會希望自己完成,並禮貌地拒絕你的幫助。而有些人若堅持說像是「如果我不幫忙的話我良心會過不去」之類的話,對我們而言是有些傷人的的。如果我沒開口求助或答應你的提議,就請別強行插手我正在做的事情,身心障礙者不是任何人的「一日行善」對象,也不需要他人「我想幫你是基於我可憐你」的態度。身心障礙者一樣過著自己的生活、有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並非事事需要陌生人幫忙。

再強調一次,我尊重願意出手幫忙的人們,樂於助人是一個美好的特質,而且這個世界確實需要更多的善意。然而,我想請你再思考一下自己所提供的幫助,在某些情境下可能會產生一些你沒想過的嚴重影響。例如「把門打開」這件事聽起來無傷大雅,但讓我們來仔細想像以下的情境。

圖源:unplash

非輪椅族群的夥伴可能不清楚,坐在輪椅上開門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且根據門的類型、重量和個人能力,開門的難易也會有所不同。這個看似簡單的過程涉及拉動、推動或轉動門把甚至門面等動作,同時還須支撐自己、維持身體在輪椅上的平衡。有時候我知道自己最好要尋求幫助,但這一點請讓我做決定,否則就會發生以下情況。

當我前往醫院診間時,因為是雙扇門的設計,我握住門把的同時也打開它旁邊的另一扇門,我不只是在開門,我也同時以把手穩住自己,這樣我就可以把自己「推」進我正在打開的門。但總會有人跳起來想幫我忙,抓住門並猛然打開,沒有事先詢問或至少給我一些預警時間。因此我沒有時間做出反應或把手從門上移開,直接從我的輪椅跌落到地板。

就如你所能想像的,所有在場的人都很尷尬,而我也多了不必要的疼痛與傷口。幸好的是,我已經在醫生的辦公室裡了。順帶一提,如果環境中有更多的無障礙建築設計,以上狀況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另一個例子是未經同意就「協助」我推動輪椅上坡道,導致我的手指絞進車輪的輻條,這是非常痛的。

圖源:unsplash

以上我描述的狀況是再常見不過的事情,帶著友好意圖的人們想來幫忙,可惜在還沒詢問如何幫助會更好時就先出手,可能會讓身障者受到更重的傷害。

我不會不理智地預設陌生人會知道我或其他身障者的極限,畢竟障別與障礙光譜都十分多元,而我們本就各不相同。但我會期待社會尊重每位身障者皆是獨立個體的事實,幫助前不妨先詢問看看對方;我們也需要增進對不同身心障礙者的了解與溝通,在展現好意之前,對如何幫助對方就可以先有更清晰的認知。

願你的好意,可以用更體貼的方式實踐。


參考資料:

Please Ask Before Helping Someone With a Disability,作者為Jordyn G。

延伸閱讀:

>【就業|雇用我們,企業真的可以表現更好!

>【身障就業面面觀(一)|職務再設計,打造無障礙職場環境!

>【身障就業面面觀(二)|職務再設計的挑戰與困難


編譯簡介:哈囉~我是來自台南的力前,一直都在台北求學、目前是一名社企工作者。大學讀數位娛樂與遊戲設計學系,但不熱衷時下的線上遊戲。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也愛聽音樂、查資料、閱讀、和伺候寵物 (有調皮的喵咪當傲嬌室友)。

編輯簡介:杜文慈,卡在跌跌撞撞的菜鳥時期,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和文字創作,相信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微渺但總能改變些什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礙的萬物論
About me

我們是一群混合障別及非身障的社企工作者,我們關心彼此、關心身心障礙及罕病的議題。

YOU MIGHT ALSO LIKE

人際|我的身心障礙並不會讓我「不適合交往」
August 19, 2019
【人際|我想要你這樣對我說】
June 26, 2019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