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美麗--知識的傳遞者:教師】


在黑板寫下珍貴知識的老師 歡迎來到行行美麗!|礙的萬物論
在黑板寫下珍貴知識的老師 歡迎來到行行美麗!
Photo by Tra Nguyen on Unsplash

各行各業的身心障礙者剪影,都訴說著什麼故事呢?

集結不同職業別與障別,蒐集不同的歡欣或淚水,想要告訴努力生活的你們,行行皆是美麗。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何品緯

黑板上的粉筆痕跡縱橫交錯,以言語為媒介,知識飛進莘莘學子腦中,化作一滴滴可貴的養分。教育孕育了無數的孩子,而肩負此重擔的人,便是老師。

學生在老師的教導下完成學業,而其更成為了學生的榜樣。以大多數人的求學路程而言,老師一職陪伴每人將近 15 年,對於你我的影響足見重大。

適任教師的與否,來自他是否能正確的教授知識與足以成為楷模。若有一個人,具備成為適任教師的所有條件,但他是位身心障礙者,可以成為教師嗎?

「身心障礙者,可以成為教師嗎?」這樣的疑問不只來自「一般」學生;身障學生更有這樣的疑問存在:「我是身心障礙者,我能成為一名教師嗎?」,「身心障礙」帶來了不安、恐懼、混亂的情緒,讓眼前的教師夢想顯得遙不可及。

我能成為一名教師嗎?當然可以,這篇專題我們將介紹五種不同障別的教師案例,讓在這條路上努力的你,每一步都踏地更為自信。

【案例一、肢障教師-林信豪】

身穿黑色衣服的信豪(右一)與學生合照|礙的萬物論
身穿黑色衣服的信豪(右一)與學生合照
圖片來源:教育部提供

開心的與學生合照,外表活潑的他露出牙齒笑著。他是林信豪,因先天大腿和小腿的肌肉相連,使他必須依賴電動輪椅行動,其外表被旁人比喻為「不倒翁」,2017年畢業於彰師大英語系,也於和美實驗學校當實習老師。

對於他來說,融入學生與獲得家長支持並沒有太多困難;反而是因輪椅無法「站」上講台更有挑戰,但仰賴科技教具,製作簡報的輔助,也能達成良好的教學效果。

【案例二、聽障教師-陳志榮】

聽障教師志榮於聽障資源班任教 |礙的萬物論
聽障教師志榮於聽障資源班任教
圖片來源:人間社記者-陳奕穎

站在台上領取師鐸獎,他是陳志榮,一位聽障教師,任教於雙蓮國小聽障資源班。因同是「過來人」,他便回想從小求學歷程所遇到的困難,將課程轉以更適合聽障孩子吸收的方法教導。

曾經,為了一位先天聽神經發展不全而沒有口語能力的孩子更能理解課程內容,他將國語課本逐字逐句的搭配手語圖片,數學則用畫圖方式呈現。

雖然將教材改編耗費許多時間,但他更在意學生能否了解上課內容。

【案例三、腦麻教師-蘇益宏】

腦麻教師益宏拿著教具靦腆的笑著|礙的萬物論
腦麻教師益宏拿著教具靦腆的笑著
圖片來源:自由時報記者-廖雪茹

相較上述活潑的信豪,益宏則屬於較為靦腆內斂的一位老師,患有腦性麻痺,同時於新竹縣特教班擔任代課教師。

踏入教育界第一年,探視罹癌學生時家長曾因不相信他是老師而拒絕探視;亦曾於至已經或聘的學校代課,因家長對學校施壓不願讓信豪授課而讓他離開學校。

還有更多的例子未被提到,包含:「視障教師-徐薇雅」、「自閉教師-凱威(化名)」。

從上述一連串的例子可以發現,身心障礙者當然可以擔任教師

但是,身障者擔任教師並不只要面對「自身的」知識與教學能力是否足夠;更要「外在環境」的配合。

一、教育現場的無障礙環境

走廊上裝飾的盆栽、需要繞路的無障礙設施、無法「走」上去的講台,這些都是無障礙環境需改善的地方。早期因無障礙環境法令及設置規範不夠詳盡,造成各國中於興建無障礙設師時規格不一,雖然時至今日已有許多改善,但尚不能稱為「無障礙」環境。

若屬於需要依靠輔具行動的教師,學校的無障礙環境是否能提供足夠的支持呢?

二、學校、家長對於身障教師的質疑與不理解。

家長對於身障教師之任教能力有許多質疑,擔心孩子無法獲得全面的照顧,「他能妥善管教學生嗎?」、「孩子學科能力會不會較別班弱?」父母的顧慮可見一班。同時,學校面對家長的壓力,亦會以暗示或明示的方式讓老師不得不離開。

上面兩項挑戰,便是例子提到的信豪老師與益宏老師曾遭遇的問題,這也不會是個案的問題。

身障教師需要面對的困難除了內在更有外界,這些挑戰需要一項項去克服|礙的萬物論
身障教師需要面對的困難除了內在更有外界,這些挑戰需要一項項去克服
Photo by Feliphe Schiarolli on Unsplash

身心障礙教師難能可貴的經驗

其實,如果一位教師通過教師檢定與甄試,其專業知識與教學能力便不成問題;但若是「照顧、經營」班級方面,可以說跟是否為身心障礙完全沒有關係。回想求學階段,是否也遇過「一般」教師對於班級管理與照顧較為輕忽,甚至在教學上完全照著課本念的老師呢?

會不會遇到好老師,運氣佔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否會因是否為身心障礙影響?這點讓人不以為然。

身心障礙者就像是本行走的故事書,障別所帶來的挑戰、社會的歧視、心態的調整,這些是每一位障者每天都在面對的事情。身障教師於教學現場的出現,也能為孩子上一堂可貴的生命教育課,進而互相友善、包容與友愛在班上較為特殊的孩子。

總結

「身心障礙者,可以成為教師嗎?」,身心障礙者可以擔任教師。但更精準地說,以身障就業而言,身心障礙者求職時所面臨的壓力不單單只有「專業能力」上的要求,同時更要面對外界所給予的壓力。10 年前的香港更發生被譽為香港聾人狀元的「聽障老師-李菁跳樓身亡」的悲劇,其在龍耳(註:一聽障組織)裡的文章曾寫到:「龍要有尊嚴,沒人能欺負龍。我的覺悟,是在那天的保母車上,一個十多歲的男孩對我笑嘻嘻的說:『你的耳機可以給我看嗎?』他的眼神並不冰冷,可是裡面充滿了嘲弄」外界壓力之大令人難以想像。

看到這裡的你們,不難發現我們對於描寫身障教師之例子時,刻意的輕描淡寫,抹除其克服障別、不被命運擊倒的色彩,我們希望忠實呈現該位教師於教學時所用的方法與面對的困難,並好好著墨於「身心障礙者擔任教師的例子」。

許多時候職業之於身心障礙者,除了個人因素外,也要考慮家庭、社會的資源與支持,我們不想強調勵志,只希冀在所謂的「成功」案例之外,帶給各位更多同理思考與想像空間。無論是在教育方面,還是職業的範疇上。

參考資料: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170129/843871.htm
https://news.ltn.com.tw/news/local/paper/380374
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70924000392-260107?chdtv
維基百科-聽障教師 李菁

延伸閱讀:
【行行美麗--鎂光燈之下(一):黑暗裡的舞者】
【行行美麗--鎂光燈之下(二):伸展台王國】
>【行行美麗--鎂光燈之下(三):當靈魂在唱歌】


【徵稿資訊】

〈行行美麗〉渴望展現更多職業可能性,要做到這點非常需要大家一起參與。歡迎各位分享您或身邊親友的故事,無論是致障後找工作的挑戰,或是社會有形無形的限制,這些困難是每一位身心障礙者求職時都會面臨到的,而這樣的漫漫長路如何走過,只有親身經驗的您最懂。

詳細的徵稿資訊請點入以下網址:https://reurl.cc/04QXk,我們期待您的來稿!


編輯簡介:何品緯,台中人,到台北求學。大學就讀金融系,卻在與金融領域毫不相關的領域努力著。喜歡看書,偶爾經營自己的部落格,更喜歡宮崎駿等動畫!盼能用自身微薄的力量,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

礙的萬物論
About me

我們是一群混合障別及非身障的社企工作者,我們關心彼此、關心身心障礙及罕病的議題。

YOU MIGHT ALSO LIKE

人際|我的身心障礙並不會讓我「不適合交往」
August 19, 2019
美食地圖|以食會友,提供身障就業的餐廳暖心料理!
June 10, 2019
就業|糕菲膳工坊,讓身障自立步步「糕菲」!
May 31, 2019
就業|南勢角快樂小舖!洋溢幸福的二手商店
May 20, 2019
教育|特殊孩子的另一扇窗,用顏料塗出社會鏈結!
May 13, 2019
一間二顧 推動差異共學的「春天魔法學院」
May 06, 2019
議題|高鐵輪椅席不足的抗議事件,到底在抗議什麼? |礙的萬物論
April 29, 2019
行行美麗——乘著政府給的翅膀,往夢想飛(一)
April 26, 2019
【行行美麗--燃燒運動魂】
April 17, 2019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