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訪|真福之家(二):嶄新卻行之有年的就業計畫-過渡性就業|礙的萬物論

透過與企業合作 開發出適當的就業機會
透過與企業合作 開發出適當的就業機會
photo by hafawo on pinterest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何品緯

於上篇內容,我們在結尾提到了精障者於找尋工作時所遭遇的歧視。接下來,我們也將繼續介紹,會所模式所獨有的「過渡性就業」為何?又是怎麼協助精神障礙者呢?

在台灣,身心障礙者的就業服務大致上可分為三種:(一)一般性就業、(二)支持性就業、(三)庇護性就業,上述三種已廣為人知。

而過渡性就業雖已放入「身心障礙者支持性就業服務實施要領」中,卻鮮少人知道。但在真福之家已實行了 10 年,期間開發了包括:SGS台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行政文書、7-11便利商店、萬芳醫院內傳送,等不同類型的就業機會。

過渡性就業流程分為五部分:

(一)職缺開發

由真福之家的會所職員與會員一同向企業開發,尋求合作機會。依據會員的體力和注意力,設計出單純與容易上手的工作。工作期間通常為 6~9 個月,避免久未與社會連結的他們一次須負荷過高的工作時間而造成心理壓力。

(二)會所職員事先學習

待一切協調就緒後,會所職員會先至職場學習該職務的工作內容,如:工作方法、技巧,思考如何教導會員,並發展出適合的工作方法。

(三)挑選人員

會所職員會於會所內公告此職缺訊息,讓會員可以自由報名,再由會所職員依照工作動力、能否勝任以及於會所內的表現,挑選合適的會員上線工作。

(四)密集輔導與長期多元支持

當會員開始工作,會所職員會於職場直接教導會員工作內容與技巧、認識環境、建立人際關係等,直到能獨立上班後,會所職員會抽離該環境。但這並不代表真福之家與會員的關係在此結束,當公司有任何關於會員身心及工作方面的事情想請教,隨時都能詢問。另外,當他在工作期間必須請假(例如精神科回診),會所職員會至職場代班,代替會員執行該職務內容,以此保障企業主的工作不會受到延宕。

(五)換人工作

待工作期滿後,會重新挑選適合該職缺的會員投入,走完一系列流程的會員能選擇下一份不同領域的過渡性就業工作,甚至許多人會直接考慮轉為支持性就業或一般性就業,重返社會。

真福之家-過渡性就業五步驟|礙的萬物論
真福之家-過渡性就業五步驟

透過過渡性就業,讓會員能找回以前工作的感覺、建立成就感及自信心,同時讓社會大眾學習與他們相處,進而協助其重返社會(同場加映:2019 若水《居家就業培力計畫》正式啟動!)。

比支持性就業更支持的-過渡性就業

乍聽之下,過渡性就業與支持性就業並無不同。主任也向我們進一步解釋兩者不同之處:

(一)邁入職場一天,就算成功

支持性就業通常約三個月結案,有績效壓力的就服員易選擇狀況較好的人,進而忽略需要密切關心的精障者。但真福之家的過渡性就業並無績效壓力,只要會員投入職場一天便是良好的開始。

(二)緊密的夥伴關係

支持性就業的就服員與身障求職者申請人之間是上對下的個案關係,兩人的連結可能是幾次的晤談,少了更多日常生活互動脈絡的關係;於上篇提到,真福之家與會員間的關係是藉由日常互動累積,會員在平日會去真福之家做些日常事務,會所一切大小事也是由會員與會所職員一同決定。藉由每日的互動,真福之家的會所職員會逐漸了解每一位會員獨特的個性,進而找出最適合的相處方式。

真福之家與會員間的關係為夥伴關係|礙的萬物論
真福之家與會員間的關係為夥伴關係
Photo by Tyler Nix on Unsplash

而當一個就業個案結案時,支持性就業的模式之下,就服員便沒有責任與個案保持合作關係,後續企業有任何問題也不一定能迅速獲得解決(因績效壓力所致);但真福之家的過渡性就業保障了企業主該項權利,以及希望彼此能夠長期的合作,使下一位會員可以去嘗試此工作,只要企業有任何問題,永遠都會獲得真福之家的協助。

乍看之下,雖然過渡性就業擁有了較支持性就業多的優點,但並不能斷定過渡性就業可以完全取代支持性就業。因過渡性就業強調與企業的永久合作及支持,所以職缺開發較為困難,且會所模式強調與會員建立夥伴關係及完整了解特質及個性後,才安排至職場工作,也同時衍生出會所職員人力不足的問題,這些都是過渡性就業需要克服的困難。

過渡性就業的挑戰-職缺開發

「只要企業願意與我們合作,一切都會有機會;但最大問題就是連合作的意願都沒有。」主任表示,雖然真福之家能穩定的協助企業主的問題,但目前企業對於精障者的聘用意願並不高,甚至看過有企業開設身障職缺,職務說明裡頭卻表明精障者為最後錄取順序,也顯示大眾對於精障者的認識還有一大距離可以努力。

精障者為最後錄取順序,顯示對於精障者的認識還能努力|礙的萬物論
精障者為最後錄取順序,顯示對於精障者的認識還能努力
Photo by Andre Hunter on Unsplash

重返社會之路,從過渡性就業到正職工作。

曾有會員參與真福之家的過渡性就業計畫,當時於萬芳傳送協助洗腎藥水的搬運。在就業頭三天需花 4 小時才能完成雇主交代的工作內容(一般約花費2小時),會所職員也擔任幫忙搬運的角色,漸漸熟練後單獨一人只需花費 1 小時便能完成。而走完這流程後,該會員也踏入了一般職場,他比喻自身的例子,就如同美國職棒賽制般的努力往上,最終也在萬芳藥庫裡擔任正職員工,協助藥品的傳送。

就業所帶來的變化,是讓人對於生活能有更多主掌。也曾有企業回饋:「雇用精障者,是三贏的局面。在各方面表現之下,精障者的流動率、出錯率最低;品質也較『一般』員工優秀。」

說實話,當時在訪問兩位會員時,心裡或多或少還是帶有些害怕,深怕在訪談過程中不小心踩到他們在意的點而造成情緒不穩定。但漸漸熟悉後,原本的緊張感也消失了,如同聊天般順利的訪問下去,也讓我們對於精障朋友有更多的認識。

正確的理解與認識才是最友善的方式|礙的萬物論
正確的理解與認識才是最友善的方式
photo by Daniela Toscano on unsplash

用不同方式表現自己的一群人

廣義來說,你我身上都有些泛精神疾病類型的狀態,比如我們也會感到憂鬱、亢奮,甚至暴怒、或擁有某些心聲出現的時刻。但這些疾病在精障者身上,其表徵便會迅速被放大,痛苦難以言喻,他們用不同樣貌地活著,卻是大眾歧視的開始。

用更多的同理心去對待彼此,身障朋友的確是就業市場的弱勢,但並不代表就業能力有問題。

More Stories
就業萬物論版型
Google、微軟、摩根等全球 500 大企業,齊心開創身障就業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