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ollow Me

Close

就我個人來說,我隱性、不易被辨別的慢性病讓我比較可以免於承受公然歧視和微歧視的影響(微歧視一詞意指非公然直接、不一定出自惡意的微小歧視言語或行為),但它也使我無法獲得原本可能獲得的支持性力量。

當然,如果我想要的話,我的隱性障別相對容易隱藏,(同場加映:隱性障別|你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但並非所有身障者都與我一樣。對於障別外顯的求職者,等於一進入面試室就不得不開誠布公自己的身障情況,且馬上需要面對社會對任何有不同程度差異的人,包括對身心障礙者,可能存有的眾多誤解。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哈佛商業評論》上的研究指出為何人們經常在職場隱藏自己的身心障礙,並發現如果身障工作者隱瞞自己在職場上遇到的問題與需要的援助需求,會產生嚴重壓力和焦慮,進而讓工作成效更差。

研究顯示有高達40%的身障者都在工作中選擇不透露自己的身障狀況(不論是何種障別);此外,研究亦發現,那些願意向親密者傾訴障礙狀況的身障者,快樂程度是不透露障礙的工作者兩倍。

但是,說不說自己的障礙狀況會有何影響?說與不說之間,身心障礙的求職者有什麼權利是須要知道,又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職涯更順利展開的呢?(同場加映:給對職場感到不安的身心障礙者的一封信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