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ollow Me

Close

就我個人來說,我隱性、不易被辨別的慢性病讓我比較可以免於承受公然歧視和微歧視的影響(微歧視一詞意指非公然直接、不一定出自惡意的微小歧視言語或行為),但它也使我無法獲得原本可能獲得的支持性力量。

當然,如果我想要的話,我的隱性障別相對容易隱藏,(同場加映:隱性障別|你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但並非所有身障者都與我一樣。對於障別外顯的求職者,等於一進入面試室就不得不開誠布公自己的身障情況,且馬上需要面對社會對任何有不同程度差異的人,包括對身心障礙者,可能存有的眾多誤解。

閱讀更多

我有自己最熱愛的羽球,
我很驕傲自己是個運動員,
我很高興有個教練願意狠狠罵我說:「別以為你就一定跟別人不一樣。」

選擇困難的路 把我推向陽光

從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注定要活出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罹患罕見疾病「崔契爾柯林斯症候群」(又稱「下頷骨顏面發育不全症」),併發小耳症影響聽覺神經,從小聽到的就是個不完整的世界。記得小時候到公園玩,還會受到很多小孩的圍觀、嘲笑,常常是開開心心出門,哭哭啼啼回家。當時,媽媽告訴我:「不要哭,你要勇敢」,我才知道,原來勇敢就是不要輕易地掉下眼淚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當人們看見我,他們常會一眼就假定我對護理人員感興趣勝過於對「找一個男朋友」。但實際上,我想要的交往對象和大眾挑選伴侶的標準沒什麼兩樣。

我為所謂的浪漫戀情掙扎了近十年之久,但老實說,有誰沒有遇過戀愛方面的挫折?只是基於社會環境等原因,我的情況顯然比一般人還更複雜,因為我是個身障人士。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杜文慈

出發採訪前我打開脊損基金會網站,視線被紅黃相間的LOGO吸引,介紹上寫著這樣的文字:「傷友並非都是接受的一方,也可能成為給予的人;當傷友接受左邊健康人的幫助後,他/她也會有力量再去付出,甚至給另一個健康人。」

採訪完後,我想這段話也很適合作為訪談的註解:社會營造的環境不應將障礙者孤立處置,而該創建更平等共融的環境,讓所有人發揮所長參與社會,甚至是達成自立後,回饋於社會。

無分障別,障礙者要的是尊重和機會,和一個可以順利參與社會的管道。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杜文慈

上一部裡我們討論了脊損傷友的日常困難與自立生活,下半部中我們要繼續深入探討,自立生活的路途中,傷友們會經歷哪些就業與租屋上的層層難關。

脊損傷友的求職之路,隱藏了什麼困難?

自立的前提少不了穩定經濟來源,但於傷友來說,社會已經為身障者自立設下就業的嚴峻門檻。關於脊損傷友的職業重建,脊損基金會嘗試過許多不同方法與職種,但在一般商業市場裡競爭時,傷友若無特殊專長難以突圍,因此與企業合作納入身障者職務,是現有較為可行的方式。除了訓練傷友發展工作實力,脊損基金會也持續尋找更為長遠和具競爭力的模式,例如善用傷友在「無障礙」方面累積的經驗與思維、培養成無障礙環境勘查員(為建物、公設進行無障礙審查,可有專案式費用收入),或根據不同人格特質培育為生命教育講師(以自身生命經驗分享給大眾相關觀念)、醫訪員(回院關懷初受傷的傷友,進行串聯整合的服務)等,這些創新服務打破了傳統典型的工作方式,讓傷友能真正發揮所長。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零售店業主博爾登最近開放職缺,想試著僱用一名有智力發展障礙的人,這並非貼上同情的標籤,而是因為他認為這些人是未開發的勞動人口,渴望著一份工作。

博爾登本身育有一個有發育遲緩情況的女兒莫莉,幾年前莫莉從學校畢業後,博爾登雇用她做店裡的兼職,作為一種讓她生活有重心且增加專注力的方式。此外從那時起,他陸續雇用六位女兒的同學,他們分屬不同的障別,而現在這一群人約佔他工資總額的15%。(同場加映:就業|雇用我們,企業真的可以表現更好!

「如果你能找到他們做得好的東西,那麼他們就可以做得和其他人一樣好。」博爾登談到了這些大多數在20多歲開始,通常從賺取最低工資展開職涯的人們,「美中不足的是,我無法全部雇用他們全部。」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據統計,在美國為身障員工提供共融性工作環境的企業,平均營收增加了28%。這樣的驚人成效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原因呢?其實並不神秘,追根究柢,還是回歸到企業的本質:我能不能協助我的員工發揮百分之百的能力,並藉此帶來更大的收益?

錄用和協助身障員工不僅僅是企業的社會責任或公關議題;在商言商,這還是種相當好的企業決策。

最近根據一項對140家美國公司做出的研究,在2015年至2018年之間,那些為身障員工提供最具共融性工作環境的公司,平均增加了28%的營收、提高30%的經濟利潤、以及高於同行業兩倍的淨利潤。 (同場加映:就業|我從身障員工身上學到的事

閱讀更多

【記者高偲維、劉明然/新北市報導】羽球線和握把布都是羽球拍的耗材,經常需要更換保養,中華樂扶協會與板橋國民運動中心合作,設立羽球拍「穿線」專區,讓身障朋友透過這份技能,獲得穩定的工作,在三坪大的空間裡,穿線師仔細更換每一支球拍線,努力讓每一條線的拉緊度一致,打造耐用、符合使用者手感的球拍。

協會與運動中心合作 關懷弱勢不遺餘力

中華樂扶社會服務協會在二〇一六年開辦羽球拍穿線課程,幫助身障者找到得以謀生的一技之長,中華樂扶社會服務協會理事長朱豐璋說:「幾年前就開始推動身障運動,一直在思考如何將運動與工作結合。」身障者礙於身體疾病和行動不便等因素,往往工作機會有限,這項工作將可以為他們帶來收入。

閱讀更多

你想像著美好、自信的自己,出沒在夢想的工作場域,開心的工作著,卻不知道此時的自己,該怎麼走進這個畫面裡。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唐薇

離開了學校,緊接面臨名為職場的十字路。
眼花撩亂的公司名稱、多種又混亂的職缺,這個路口好大,指向好多好多不同的方向。

你努力尋找,但你卻不那麼篤定自己真正想要什麼;
你參與一場場面試,但面對面試結果的不確定,你既緊張又有點膽怯;
你奮力工作努力生活,卻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雖然身在職場,遇到的問題可能五花八門,但希望這篇文章能當一盞小小的燈,協助努力的身心障礙者們,在工作上展現更好的自己。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在家工作的想法,對某些人來說似乎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對於居家就業,他們有可以睡到飽和賴床的願景,但事實可能有點不同。一般來說,當我告訴某人我在家工作時,他們會艷羨地說:「你真好運!」每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我都會微笑著解釋居家就業的確使某些事情變得更容易,但同時也有明顯的利弊,特別在居家工作是一個非必要選項的時候。有許多不同的健康狀況可能導致一個人「須要」在家工作而不是「想要」,這可能是一種五味雜陳的體驗。

不必通勤的好處多多

在家工作使一些事情變得更容易,即便身障條件有時會成為就業的巨大阻礙,我依然還能維持一份工作。然而,獨自通勤對我來說是危險的,因為火車裡的高溫和壓力對於我不受控制的癲癇,會是一個可能的觸發因子。我很感激自己能夠全職工作,不會因為必須通勤而加劇我的健康狀況。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