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ollow Me

Close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杜文慈

上一部裡我們討論了脊損傷友的日常困難與自立生活,下半部中我們要繼續深入探討,自立生活的路途中,傷友們會經歷哪些就業與租屋上的層層難關。

脊損傷友的求職之路,隱藏了什麼困難?

自立的前提少不了穩定經濟來源,但於傷友來說,社會已經為身障者自立設下就業的嚴峻門檻。關於脊損傷友的職業重建,脊損基金會嘗試過許多不同方法與職種,但在一般商業市場裡競爭時,傷友若無特殊專長難以突圍,因此與企業合作納入身障者職務,是現有較為可行的方式。除了訓練傷友發展工作實力,脊損基金會也持續尋找更為長遠和具競爭力的模式,例如善用傷友在「無障礙」方面累積的經驗與思維、培養成無障礙環境勘查員(為建物、公設進行無障礙審查,可有專案式費用收入),或根據不同人格特質培育為生命教育講師(以自身生命經驗分享給大眾相關觀念)、醫訪員(回院關懷初受傷的傷友,進行串聯整合的服務)等,這些創新服務打破了傳統典型的工作方式,讓傷友能真正發揮所長。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那場意外帶給我不可逆的脊髓損傷,以及我不曾聽過的連串病名:複雜性局部疼痛症候群(Complex Regional Pain Syndrome,縮寫CRPS)、纖維肌痛,加上退行性椎間盤疾病(頸椎和腰椎)、偏頭痛和其他多種一般人想像不到的慢性病交雜在一起。傷後我不得不退出原本的工作,失去我辛苦經營多年的職涯,只因為我無法控制的傷病,這樣的挫折感真的十分巨大。

在走過這一切後,我想要分享給大家我如何重塑自己的人生,從一名成功的公司業務主管,變為一名脊損和疼痛傷友的支持顧問和職業教練,甚至為與我有類似境遇的傷友建立在地支持小組。

這樣的轉變並不容易,每個小小的前進都是努力與掙扎後的成果。走過絕望也走過重生後,我想在這裡告訴勇敢的你,我們的路不會簡單,但如果沒有努力走過,我們就無法看到不一樣的風景。最後一項是我經歷過的小練習,歡迎大家與我一起做做看喔!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