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e

Close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當人們看見我,他們常會一眼就假定我對護理人員感興趣勝過於對「找一個男朋友」。但實際上,我想要的交往對象和大眾挑選伴侶的標準沒什麼兩樣。

我為所謂的浪漫戀情掙扎了近十年之久,但老實說,有誰沒有遇過戀愛方面的挫折?只是基於社會環境等原因,我的情況顯然比一般人還更複雜,因為我是個身障人士。

閱讀更多

【記者陳俞均、李旻潔/新北市報導】 「想像自己是一隻老鷹,往下俯視拍東西。」在樂山舊宿舍旁的空地,是攝影老師朱冠勳正在和一般生以及院生上課的場所,這次老師將藉由相機鏡頭,告訴學生拍照的奧秘,光線和角度能影響一張照片的屬性,每一位學生專心聆聽,也用眼觀看,深怕漏了哪一個重點。

閱讀更多
在黑板寫下珍貴知識的老師 歡迎來到行行美麗!|礙的萬物論
在黑板寫下珍貴知識的老師 歡迎來到行行美麗!
Photo by Tra Nguyen on Unsplash

各行各業的身心障礙者剪影,都訴說著什麼故事呢?

集結不同職業別與障別,蒐集不同的歡欣或淚水,想要告訴努力生活的你們,行行皆是美麗。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何品緯

黑板上的粉筆痕跡縱橫交錯,以言語為媒介,知識飛進莘莘學子腦中,化作一滴滴可貴的養分。教育孕育了無數的孩子,而肩負此重擔的人,便是老師。

學生在老師的教導下完成學業,而其更成為了學生的榜樣。以大多數人的求學路程而言,老師一職陪伴每人將近 15 年,對於你我的影響足見重大。

適任教師的與否,來自他是否能正確的教授知識與足以成為楷模。若有一個人,具備成為適任教師的所有條件,但他是位身心障礙者,可以成為教師嗎?

「身心障礙者,可以成為教師嗎?」這樣的疑問不只來自「一般」學生;身障學生更有這樣的疑問存在:「我是身心障礙者,我能成為一名教師嗎?」,「身心障礙」帶來了不安、恐懼、混亂的情緒,讓眼前的教師夢想顯得遙不可及。

我能成為一名教師嗎?當然可以,這篇專題我們將介紹五種不同障別的教師案例,讓在這條路上努力的你,每一步都踏地更為自信。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