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ollow Me

Close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今日在我們的學校,有一堂特別的課程,

我知道我們的社群裡有很多人,特別是教師們,想知道需要特殊教育的學生心裡在想些什麼。而回首我的成長之路,從被兩所幼稚園退學到轉了三所公立國小,一路與教育體制對抗,我或許可以歸納出某些學生們心裡想對老師訴說的話。

直到現今,學校裡仍存在著需要更多關注的教育議題,而我要回顧、分享自己的校園經驗。做為不擅口語表達、有自閉症症狀的學生,我想與教師們分享這十件我從經驗中汲取出來的體悟。

但請注意,我並不能代表所有的特殊學生,每一個人都有獨一無二的需求。看完文章後,也很歡迎您思考自己的求學時代,是否也有想對老師訴說的心聲?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當孩子被診斷出有肢體或智力障礙等情況,孩子身邊的家人難免會歷經一段茫然無措的調適期,以及面對未來將與孩子一同度過的艱難旅程。焦慮、否認甚至憤怒等負面情緒都是可以被理解的,現在,請給你自己一個擁抱,然後讓我們一同來看看可以怎麼樣照顧好你自己,並將你的愛更完整傳達給心愛的孩子。

一、接納你的孩子,無論那段過程有多麼漫長或疲憊

我知道這很艱難,也不可能一夕之間達成,但身為腦性麻痺者,我親身體會到父母接納我的身障情況對我有多麼重要。我也曾遇過一些仍然無法正視和接納孩子障礙的家長,通常他們的孩子也難以接納自己。 畢竟,如果父母會對孩子表現出怨恨與憤怒,孩子怎麼能夠找到自己的生命價值與意義?(同場加映:聽障兒童|家人,對我而言就是全世界

有句英文諺語是:“fake it until they make it”,意思是如果你在一開始無法全心接納特殊孩子,那就勇敢地繼續直面現實、參與孩子的成長歷程,一開始不是真的也沒關係,但你必須不斷「模擬」這份愛與無私,直到你真的可以接受你孩子的原本面貌。

閱讀更多


台中市公益路與惠中路十字路口,14個身材迥異的學生或坐或站,他們有的拿旗幟、有的舉牌、有的拿著麥克風卻不說話,或跺馬路、或淡定看著川流車潮,或安然笑著。異樣的街頭景觀引起不少民眾側目,只見帶班老師岳祥文趨近,逐一詢問他們今天在街頭要做什麼?學生字字咬著:「救自己、救地球、救救北極熊,我要未來,不要碳。」還有學生不會說話,但用力指著畫北極熊的看板。這裡,是台中特殊教育學校的門口。

閱讀更多
影片來源:生命力

生命力新聞/記者:劉德苓、林妤瑄

你知道烘培也能變成一種遊戲嗎?畢業於大同大學工業設計學系的李慈恩與朱琦設計一款針對智能障礙者的烘培教學輔具:「不凡美味實驗所」,希望能以不同於以往的設計方式,讓他們能在操作的過程中,以遊戲的方式來進行烘培,藉由不斷地練習,進而改善他們的生活。


閱讀更多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首圖照片來源: Photo by Josh Salisbury on Support The Guardian

自從曼蒂.哈維(原文:Mandy Harvey)登上了美國達人秀舞台(America’s Got Talent),就引起社群上的熱烈討論。曼蒂因為生病成為一名聽障者,但她決定追求她對音樂的熱愛,藉著雙腳感受音樂的節奏。然而她的演出引起少數觀眾的反感,對她進行生命威脅,認為唱歌是屬於聽人的活動。
大部分聽力正常的人都不太了解,其實聽障朋友們在生活中面臨的壓迫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歷史上,許多聽障朋友們因為手語而遭受來自聽人的不理解。對於聽障族群來說,「口語至上主義」(Oralism,指教導聽障者使用口語的一種教育形式)和認定口語優於手語的這種假設都是有害的。時至今日,許多組織仍然重視口說,卻忽略手語也是重要的語言及文化。

閱讀更多
視障兒童正透過科技教具學習寫程式。
來源:Code Jumper

編譯:張方毓

數年前,8 歲的學生 Theo 想學寫程式,卻遭遇極大的挫敗。這是因為,孩子學習寫程式高度依賴視覺,而 Theo 則是一名盲人。

但在過去一年,情況有所改變,Theo 擔任一組實體積木的測試員——這組積木為專門設計給視障兒童學習寫程式的工具。如今,他的寫程式能力有所精進,能夠在 Python 上進行編碼。

閱讀更多
我們都曾漫步校園一角,共度美好的大學生活。
Photo by Eliott Reyna on Unsplash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我是個身障學生,讓我來介紹一下我的大學校園生活吧!

首先,我罹患了非常罕見的神經疾病(全球僅50個案例那樣稀少)導致我無法像一般人感受疼痛、溫度和觸覺。我不會有反射動作也不能調節自己的體溫,同時我也是個聽障者。我無法自行綁鞋帶、自行起床、穿衣時扣鈕釦,走一段路就會讓我筋疲力盡、在外面吃飯時會清楚自覺到自己吃得一團糟等等。

閱讀更多
特殊兒童母親每天都在全力以赴保護她們的孩子。
Photo by Nanny Lane on Unsplash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當奧利佛(Oliver)三個月大時,我就發現事情不大對勁。他應該要能夠控制自己的頭,自己慢慢地移動。醫生告訴我們:「男生嘛,發育本來就會比較慢一點。」如果奧立佛不是我的第二個小孩,我可能會相信醫生的話。可是作為一個母親的本能告訴我,事情絕對不是這麼簡單!

我們做了許多測驗,研究了無數個從來沒聽過,也沒看過的疾病 ,整整四年的時間,我們活在暗無天日、沒有答案的日子。當奧利佛三歲的時候,做了囊腫性纖維化檢查,在檢查結果出來之前,我不停地思考,到底奧立佛的身體怎麼了?

罕見疾病的噩耗

那天我開車在紐澤西公路上,接到醫生打來的電話;我停在路肩,聽著醫生用專業術語告訴我囊腫性纖維化的檢查結果。奧立佛的SEPN1基因產生突變,叫做Rigid Spine(一種罕見的肌肉萎縮症),全世界只有70個人被診斷出來。

我的內心五味雜陳。我們很欣慰終於找到答案了,但是卻對於此疾病完全不了解。沒有一本手冊教導該如何面對這樣的處境,我們更由衷的希望,奧立佛身體能夠健康,這是身為父母最盼望的一件事情。

閱讀更多
身心障礙者要的不只是無障礙,還要真平等。

Photo by Mikael Kristenson on Unsplash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因為我的聽障,我失去平等的求學機會。

「博士學位的指導教授發現我有聽障後,取消了我的面試。」

現年38歲的馬汀.麥克林 (Martin McLean)有兩張大學畢業文憑,分別是威爾斯大學頒發的學位教師教育證書獎和柏克貝克學院頒發的藝術政策與管理碩士學位。 同時,他擔任國家失聰兒童學會的教育和訓練政策顧問,也是一位出生即失聰的聽障者。

閱讀更多
研製中心的同仁們分工合作,製作出的人體消化系統圖。 攝影/蔡雯如

生命力新聞/文:記者陳雅婷、蔡雯如

「我們學生人數不是很多,但還是盡力的去為他們提供最好的教材。」視障者教材教具研製中心製作出適合視障者的無障礙觸摸圖,例如在歐洲地圖中,運用瓦愣板呈現保加利亞、軟木板呈現獨立國協,水彩紙則用來呈現羅馬尼亞,視障者便能透過不同的材質,「摸」懂地圖。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