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e

Close

就我個人來說,我隱性、不易被辨別的慢性病讓我比較可以免於承受公然歧視和微歧視的影響(微歧視一詞意指非公然直接、不一定出自惡意的微小歧視言語或行為),但它也使我無法獲得原本可能獲得的支持性力量。

當然,如果我想要的話,我的隱性障別相對容易隱藏,(同場加映:隱性障別|你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但並非所有身障者都與我一樣。對於障別外顯的求職者,等於一進入面試室就不得不開誠布公自己的身障情況,且馬上需要面對社會對任何有不同程度差異的人,包括對身心障礙者,可能存有的眾多誤解。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 編輯室

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智能和發育障礙人士受僱,但商業領袖們可以幫助改變這種狀況。

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成功,但據我估計,沒有哪個群體比身心障礙人士( people living with disabilities,簡稱PLWD)更常被拒絕給予這個機會。(同場加映:【英國的身障工作平權在哪?】身障者:「為何我們要花更多的力氣找工作?」)悲哀的是,不到五分之一的身障者人口是就業狀態。(同場加映:求職故事|失能的不是我們,是社會

雖然我已經把為身障者增加機會當作終生志業,我仍然幾乎否認了我的第一個身心障礙僱員安德魯(Andrew),這是一次劇烈的動搖。我的公司出售葡萄酒並將所有利潤捐贈給非營利組織,因此我們在雜貨店和酒類商店舉辦品酒會。安德魯,現在已是我的一名頂級員工,在2015年開始了他的第一次嘗試,擔任一個推銷車的推銷員。在讓身心障礙者有工作機會之前,太多雇主看見的是他們的「不能」,包括當時的我。

閱讀更多
1071009_002_市政會議頒獎_12樓_高讚賢攝 (1)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壹零

台北市政府於 10 / 9 公布今年度雇用身障者之優等企業,分別有「進用卓越」、「友善職場」、「最佳麻吉」、「最佳躍進」、「最佳新人」等 5 大獎項,共 12 間企業獲獎,由台北市長柯文哲親自頒發獎項。

不是最低限度的雇用身心障礙者,而是去找尋最有效運用這些人力資源的方式

在所有企業中,若水國際以雇用身心障礙者為使命,十年來持續不斷開發新的就業可能性。第一次參與評選,即榮獲進用卓越的殊榮。若水在 2018 年,同時獲頒遠見雜誌第一屆《社企之星》和數位時代《最佳管理創新》金獎。

從成立第一個  BIM ( 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 ) 部門開始,若水打破以往建築師事務所一人完成建築模型的常識,把工作拆解、細分化,進一步分配給負責不同部分的身心障夥伴建模,大大降低了建築模型的進入門檻,再藉由漸進式的職業訓練,讓員工的水準不斷成長,獲得能謀生的專業技術。

閱讀更多
  • 文:張英樹 / 若水國際 Flow 營運顧問

我的同事-阿凱,今年 32 歲。正值青壯年的他,在一場車禍中造成下半身癱瘓,從此坐上了輪椅。在那場車禍之前,他是高鐵的通電測試員;但在車禍之後,歷經了一年的復健,回到南部的家,無業的狀況整整持續了 9 年的時間。

阿凱的工作能力其實沒有消失,但卻很難再回到職場。原因在於我們社會對於這樣的人力資源,沒有太多的想像。大體來說,目前身障就業的發展在政府的長期的主導和推動下,可分為非營利組織的庇護性就業以及企業組織定額進用規定兩個面向。

閱讀更多
brooke-cagle-609873-unsplash
Photo by Brooke Cagle on Unsplash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美國一名女作家,她有一個自閉症兒子崔佛,在幼稚園時期被診斷出高功能自閉症,當崔佛還小的時候,她就注意到他和其他同齡的孩子不一樣。

崔佛的專注力非凡,做事非常按部就班。他總會主動做家事,簡直就是所有家長夢寐以求的事情。現在,崔佛已經大學三年級,正在學校鑽研學習,努力爭取好成績,為進入社會積極準備中。

閱讀更多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編按:原文作者為自閉症者,本文以第一人稱描述)

「我寫這篇文章的原因,是為了讓人們了解,所謂的自閉症不會只有單一面貌。」

每一位自閉症者都是獨立的個體,自閉症會影響患者的社交能力、看待世界的角度,也會影響感官認知。我同時有過動症,以及亞斯伯格氏症,而這會導致我無法專心在某件事物上,甚至是無法控制我的行為。

然而,我也碰到很多人曾經這麼跟我說:「我也認識很多有亞斯伯格症的人,可是你看起來就不可能是啊!」、「你看起來超不自閉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