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e

Close

礙的萬物論 編輯室

去年秋天我女兒第一次接受麻醉。

因為她的說話能力一直沒有太大的進展,讓我們十分擔心她的聽力狀況。我們讓她進行了聽力檢查,結果明確的指出,她的鼓室顯得很平坦。 平坦的結果顯示她的耳膜沒有移動,而這背後一定有個原因。

我們懷疑有液體在她耳膜後面,所以我們被告知要給她裝導管。問題是,醫生並非將我的孩子視為一個病人,而視為一個對障礙者的診斷。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