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ollow Me

Close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想到特技,你腦中可能出現的是太陽馬戲團成員,身體升騰於半空中,用強壯的身體表演出各式各樣令人眼花撩亂的動作與戲碼;想到飛翔,你可能會想到刺激的雲霄飛車或滑翔翼,那種雙腳騰空、彷彿長出翅翼的感覺,總令人感受到刺激與自由。

空中雜技是特技的一種,結合了特技與飛翔,往往需要強健體魄與技巧才能做到。

但你有想過,身障者也能做出空中雜技的動作嗎?在以下影片中,你將會看到各種障別的夥伴在協助之下一個個登上高空,體驗到或許從未期待他們能做到的空中特技。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想到腦性麻痺,你會想到什麼呢?

關於腦性麻痺的十二件事,從症狀、成因敘述到心理層面的觀感,呈現出腦性麻痺族群的圖像與社會現況,期望更多人能看到不同障礙的存在。

1.腦性麻痺是一種運動機能障礙

腦性麻痺是因腦部用來控制移動、平衡和姿勢的部位受損所導致。這些狀況最早可能出現在懷孕時期,發育中的大腦受到傷害,或是幼兒在三歲之前腦部遭遇損傷。當腦性麻痺者的大腦發出訊號連結到身體其他器官時,訊號會受到異常的阻礙,導致腦性麻痺者運動時發生困難。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小說改編同名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在2016年登上大螢幕,雖然影評大多稱頌浪漫的愛情、也賺了不少人的熱淚,但針對關於電影裡對身障者的詮釋,有些人有著不一樣的聲音。(同場加映:電影|四部身障者的人生縮影

電影男主角威廉・崔諾是一個因意外而終生癱瘓的男人,愛上了他的看護露易莎。故事本該是非常具啟發意義,象徵著生命的韌性與充實,也在推特上以hashtag #LiveBoldly(勇敢活著)廣為流傳。然而(以下劇透),在電影結尾男主角選擇以安樂死結束自己的生命,留給女主角這樣的話:「我無法帶給妳幸福,妳該去追求更好的人生。」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據統計,在美國為身障員工提供共融性工作環境的企業,平均營收增加了28%。這樣的驚人成效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原因呢?其實並不神秘,追根究柢,還是回歸到企業的本質:我能不能協助我的員工發揮百分之百的能力,並藉此帶來更大的收益?

錄用和協助身障員工不僅僅是企業的社會責任或公關議題;在商言商,這還是種相當好的企業決策。

最近根據一項對140家美國公司做出的研究,在2015年至2018年之間,那些為身障員工提供最具共融性工作環境的公司,平均增加了28%的營收、提高30%的經濟利潤、以及高於同行業兩倍的淨利潤。 (同場加映:就業|我從身障員工身上學到的事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唐薇

校園對於無障礙設施的推動已行之有年,法律也明確訂定「學校須依身心障礙學生需要,提供無障礙環境」。校方在經費、空間的多重考量下,設置了廁所、坡道、電梯等無障礙設施,旨在協助那些需要的莘莘學子們,好好學習,不再為障礙所困。

但在學生心中,這些無障礙設施使用起來的感受如何?

作者本身雖非身心障礙者,卻因一些原因使用了無障礙設施一個月。
今天的文章將以台大商管學院為例,提出學校在設置無障礙設施時,常有的盲點與建議。
我相信,這也會是許多大專院校的縮影。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何品緯

 異與同的思考,該怎麼認識迷茫的自我呢?礙的萬物論
異與同的思考,該怎麼認識迷茫的自我呢?
Photo by Pedro Gabriel Miziara on Unsplash

由鯨魚出發,只有自己懂得歌聲

在1989年,一隻命名為「52赫茲」的鯨魚被發現,發出獨一無二的神秘低鳴,在大海裡悠游唱歌。

「52赫茲」是牠唱歌的頻率,令人困惑的是,其頻率卻與同伴極為不同。這意味著在這片汪洋海域中,只有牠自己聽得見自己唱歌,成為了世界上最寂寞的鯨魚。

鯨魚,如同《亞瑟不一樣》中的男主角-亞瑟

這隻52赫茲的鯨魚,就像是正值青少年時期,渴望被群體認同,卻同時保有「自我」的亞瑟,但沒有人理解亞瑟。亞瑟便是你我的縮影,擁有相同的煩惱、期盼的愛情,尋找群體與自我的認同。

面對自身的不一樣,你會如何自處呢?是走進社會的潮流;或保持自我獨特的特質?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

當你遇見身障人士時,你會有什麼感受?如果你像大部分的一般人那樣,你可能會有一些複雜的情緒。出於所謂的「同情」,你想要了解眼前這位身障者的生活以及沒有視力、沒有聽力或無法自由行動的生活會是什麼樣貌的;你也可能出於無知甚至恐懼,不知道對身障者適合說什麼話,甚至無意中傷害了別人還不自知。

或許你的家人和朋友中有身障者,也或許你單純想了解如何與身障者溝通,現在讓我以我的觀點回答你,但請記得,我不能代表所有障礙者。

就如你日常與他人溝通一樣,尊重你眼前的每個個體,我們的對話就可以很愉快。

閱讀更多

【記者高偲維、劉明然/新北市報導】羽球線和握把布都是羽球拍的耗材,經常需要更換保養,中華樂扶協會與板橋國民運動中心合作,設立羽球拍「穿線」專區,讓身障朋友透過這份技能,獲得穩定的工作,在三坪大的空間裡,穿線師仔細更換每一支球拍線,努力讓每一條線的拉緊度一致,打造耐用、符合使用者手感的球拍。

協會與運動中心合作 關懷弱勢不遺餘力

中華樂扶社會服務協會在二〇一六年開辦羽球拍穿線課程,幫助身障者找到得以謀生的一技之長,中華樂扶社會服務協會理事長朱豐璋說:「幾年前就開始推動身障運動,一直在思考如何將運動與工作結合。」身障者礙於身體疾病和行動不便等因素,往往工作機會有限,這項工作將可以為他們帶來收入。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身障者的愛情是什麼樣貌的呢?從電影或大眾媒體中,我們經常看到過度浪漫、甚至將身障做為「感人」元素的演繹,例如2016年的身障愛情主題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肢體障礙的男主角被塑造成憂鬱的悲劇人物,最終與女主迎來的仍是所謂「賺人熱淚」的離別。但是,你是否也有疑惑過,為什麼螢幕上身障者的愛情故事經常有濃烈的悲傷色彩呢?(同場加映:電影|四部身障者的人生縮影

愛情不一定非得生死契闊驚天地泣鬼神,也不必一定要轟轟烈烈的「悲劇式」情節,無論你是否為身障者,愛情從來不該以身分區分,也不必有誇大的渲染。因此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跳脫浮誇的商業片思維,呈現身障者愛情路中容易遇見的無形壓力,也想藉此告訴那個為了愛情心動、受傷或徬徨的你,無論如何,都請記得你值得被愛。

閱讀更多
照片來源:katemangostar

礙的萬物論 編輯室

投稿作者:AI數據標註師學姊 陳盈秀


大學畢業兩年後,我在因緣際會下偶然知道若水這間公司的存在,因為想給自己一個學習新事物的機會,在一年前的生日當天來到若水面試資訊建模工程師職訓。第一次面試時我非常緊張,過程裡與若水職員聊了很多、很久,最後雖然沒有參加該部門的職訓,卻問到有沒有興趣加入居家就業部門。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