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的正義|我們與安居的距離】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擁有合乎需要的、安全的、可自由通行且付擔得起的住宅是一種基本人權。目前在澳洲,居住弱勢的情況不可忽視,尤其對於澳洲的身障人士來說,情況特別讓人擔憂。

比起一般人,身障人士付不起房租或房貸的後果風險要大得很多,因此他們只能藉由減少食物和醫療保健等等其他必需品的支出來保有自己的棲身之處。(同場加映:身障者的保險困境,那被拒於門外的一群|礙的萬物論)這樣的結果會導致他們面臨更高的、沒有地方住的風險, 此現象引起了公眾對澳洲身障人士居住危機的擔憂。

無障礙、可負擔得起的住宅在何方?

我們在身障與健康卓越研究中心做了個研究,是關於全國身障人士保障計劃(NDIS)實行之前澳洲身障人士和一般人的居住狀況比較。

在我們最初發表在《障礙與社會》雜誌的問卷調查資料裡,從最初有全國代表性的《澳洲家庭、收入及勞動力動態報告》(The Household, Income and Labour Dynamics in Australia,縮寫HILDA)問卷調查中,我們發現澳洲的身障人士和一般人付不起住宅費用的比率為11.2%對7.6%。尤其對於那些有智能障礙(19.1%)和心理社會障礙(17.3%)的人來說,數字差距高出了許多。(同場加映:求職故事|失能的不是我們,是社會)

一棟有白色門窗的溫馨小屋,可愛的盆景和攀延的藤蔓增添綠意。
一個溫暖的家,是所有人心之所嚮。
圖源: Eduard Militaru on unsplash

我們還發現,身障人士的居住品質低劣,對住宅及其居住地區的不滿情緒也要高出許多。

與一般人相比,他們更有可能在社會住宅中生活(7.9%對1.5%),對於有智能障礙的人來說,這樣的比例特別高,當中住進社會住宅的有18.4%。身障人士比一般人更可能靠低微薄收入生活,因此他們的住房選擇有限,使他們因此特別容易受到住房條件惡劣的影響。

在本月,安格立照護(Anglicare)發布了第十年度租賃負擔能力快照,該報告稱「要在私人租賃市場找到一個經濟實惠的住宅,對於低收入人群來說,簡直像是虛構小說情節」。報告裡確定了上個月六萬九千四百八十五個廣告中僅有的三百一十七個房屋,這些房屋對「身障人士支持養老金津貼」領取者來說是付得起的;而在墨爾本的一萬四千零二十六租屋中,僅僅只有六間。

有關住房要求,如屋子位置、無障礙程度與修改房屋配置的可能,也是身障者的考慮因素,這對肢體障礙的人更為重要。但目前由於缺乏適當的住房,身障青年繼續住在療養院,許多身障人士則與家人同住,因為他們得一直持續依賴父母作為非正式照顧者,也有許多身障人士住在機構或集體住宅中。(同場加映:愛加倍庇護工場 築起身障者的家)

有五分之一的澳洲人有身心障礙,這是一個需要理解的關鍵問題,以引導政府採取適當政策。然而,我們發現缺乏證據來描述身障人士在各種居住類別中的住房情況,以及與非身障人士相比的情形。

坐落於山坡上的小屋,被滿山滿谷的花朵包圍。
身障者的租屋難題,一般人難以理解。
圖源: Vidar Nordli-Mathisen on unsplash

NDIS(全國身障保險計劃)會提供援助嗎?

澳洲全國身障保險計劃(National Disability Insurance Scheme,縮寫NDIS)將為約46萬名年齡低於65歲、屬於重度永久性身障的澳洲人提供個人化支援和購買服務。

藉著向個人而非向身障服務贊助者提供資金和服務支持,澳洲全國身障保險計劃旨在使身障人士能夠在生活中獲得更多「選擇權和控制權」,包括他們居住的房屋類型,居住地及想與誰住一起。

然而,儘管身障人士的安全、可負擔的無障礙住房有短缺,但政策施政和服務發展並沒有把重點放在住房上。由於許多身障人士將來能夠獨立生活,因此預計此身障保險計劃針對可負擔的無障礙住屋,會進一步產生未滿足的需求。

全國身障保險局計劃為約兩萬八千名有資格獲得身障專有住宅(Specialist Disability Accommodation)的身障人士提供新的住房供應,這些人因為有重大的功能障礙和複雜需求,須整合住宅和個人看護的支持系統。其餘的計畫接收者則須在大眾住房市場找到合適的住屋,因為此計畫旨在補充現有的主流服務,如住房、教育和健康等,不會再為住房的成本提供資金。

雖然預計有很大一部分的參與者將在沒有援助的情況下獲得私用住房,但估計還有三萬五千至五萬五千名符合計劃標準的參與者,將無法獲得負擔得起的住屋。

一個穿牛仔外套的女孩對鏡頭露出自信微笑。
租屋議題與身障者能否獨立生活環環相扣。
圖源:Brooke Cagle on unsplash

適合的房屋是促進獨立生活的要素之一

如果沒有無障礙且位於適當位置、坐落在合適社區內的可負擔住宅,身障人士將不太可能實現對其住房的「選擇權和控制權」,身障保險計劃可能無法實現其促進身障者獨立生活的目標。

此外,大部分約有四百萬人士不具備接收個人住宅服務的資格,想要一間購買得起、無障礙住房的需求也將無法獲得滿足。有鑑於實施此身障保險計劃後,對身障人士適當住房需求會產生預期變化,我們的研究結果提供了一個重要的基本底線,可以用來比較計畫對於身障人士住房情況的影響。

身障政策和服務改革不太可能解決澳洲身障人士這樣弱勢的住房情況,事實上甚至可能加劇目前不平等的住房現象。

若要創造澳洲身障人士既付得起又具備公共與私人便利的住宅,需要新的策略。

各國政府、非政府組織、慈善組織和私人企業必須與身障人士合作,制定長期居住的解決方案,以促進安全、無障礙和可負擔的獨立居住環境。

澳洲全國身障保險計劃的願望是讓身障人士能夠獨立生活並充分參與社會,如果沒有解決澳洲身障人士居住問題的政治意願和投資,這一願望將無法實現。

原文連結Why housing is a major public health issue for Australians with disability,作者為和Zoe Aitken 和 Mellissa Kavenagh。


延伸閱讀:

>【身障就業面面觀(一)|職務再設計,打造無障礙職場環境!|礙的萬物論

>【身障就業面面觀(二)|職務再設計的挑戰與困難 |礙的萬物論

>【議題|高鐵輪椅席不足的抗議事件,到底在抗議什麼? |礙的萬物論


編譯簡介:哈囉~我是來自台南的力前,一直都在台北求學、目前是一名社企工作者。大學讀數位娛樂與遊戲設計學系,但不熱衷時下的線上遊戲。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也愛聽音樂、查資料、閱讀、和伺候寵物 (有調皮的喵咪當傲嬌室友)。

編輯簡介:杜文慈,卡在跌跌撞撞的求學求職交替期,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和文字創作,相信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微渺但總能改變些什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礙的萬物論
About me

我們是一群混合障別及非身障的社企工作者,我們關心彼此、關心身心障礙及罕病的議題。

1 Comment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