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位自閉症夥伴的心聲:「我不是故意不看你,眼神交流好難。」


allef-vinicius-159605-unsplash
Photo by Allef Vinicius on Unsplash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對於自閉症夥伴們來說,與其他人的眼神交流是一種壓力。然而,避免眼神接觸的行為常被解讀為「沒禮貌」、「反社會人格」,事實卻不盡如此。

為了讓更多人理解這件事情,本文邀請 16 位自閉症夥伴分享經驗,帶您從自閉症者的角度,了解「眼神交流」、「四目相接」對於自閉症夥伴們的影響。

allan-ferreira-553132-unsplash
Photo by Allan Ferreira on Unsplash

蘿拉 ‧ 絲波(Laura Spoerl)
眼神交流對我來說很抽象,有點像是被掏空的感覺。看著別人的眼睛,就像是我要接受他們的一切,大量的感官訊息會在腦內運作,而這會干擾我正在思考的事情,讓我覺得精疲力竭。

西尼 ‧ 布朗(Sydney Brown)
我的眼睛所看到的一切,都將成為圖像印在腦子裡,並且我可以花很長的時間,在腦海重新回想當時的場景。 如果我注視別人的眼睛一段時間,我會變得焦慮不安,因為腦子裡要處理過多的訊息。 這會壓得我喘不過氣,我不得不看旁邊,讓我的頭腦休息一下。

湯姆 ‧ 鮑斯(Tom Bowes):眼神交流對我來說,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xavier-sotomayor-192007-unsplash
Photo by Xavier Sotomayor on Unsplash

艾瑪 ‧ 沃茲(Emma Wozny)
對我來說,眼神交流就像是一場審判。這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我感到巨大的壓力,讓我繃緊神經,最後不得不將視線移開。這幾乎是一種對抗,我感到非常焦慮。我覺得壓力很大,除非是我信任的人,不然我無法與他人長時間的眼神交流。儘管有時候我的眼神會飄向其他地方,但這不代表我沒在聽,我仍然在聽你說話,也對話題感興趣。

梅根 ‧ 克萊恩(Megan Klein)
眼神交流讓我覺得好像赤裸裸地站在別人面前,而且我覺得將想法連貫思考會變得很困難。我有一個小技巧,當要與別人建立眼神交流的時候,我會看著對方的眉毛,沒有人會發現這個小差異的。

艾力克斯 ‧ 羅伊(Alex Lowery speaks about autism)
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我從不看別人的眼睛。但是現在我會假裝看別人的眼睛,建立眼神交流。如果我很強調某件事情的時候,我就不會與他人眼神接觸,我很難解釋為什麼會這樣,但大多數時間我覺得與別人眼神交流,就像是讓別人看透你的靈魂,這就是我無法接受的原因。

marcus-wallis-607534-unsplash
Photo by Marcus Wallis on Unsplash

吉力 ‧ 托勒(Jill Toler)
對我來說,我認為別人看著我眼睛的時候,會看到我社交能力的拙劣,也會覺得我很奇怪。我曾逼著自己要看別人的眼睛講話,但事實上這讓我的眼睛感到像火在燃燒一樣,相當不舒服。

路西 ‧ 克拉彭(Lucy Clapham)
當我與他人眼神交流時,我覺得周圍的世界就被擋住。我的腦袋必須要先處裡這巨大的痛苦與不適。然而,當我將視線移開後,疼痛就消失不見了。

莉茲 ‧ 史丹利( Liz Stanley)
我覺得眼神接觸是一種對抗,而這是我不太會處理的狀況。

jj-ying-215308-unsplash
Photo by JJ Ying on Unsplash

克里斯 ‧ 阿默而(Chris Amor)
有時候要保持直視看著對方的眼睛,會讓自己的眼睛疼痛。不與對方眼神交流,不代表我沒有在聽,或是我反對他的意見。眼神交流是我無法控制的。

內爾 ‧ 魯斯(Nell Rus)
如果我在說話的時候看著對方,我可能會講不出話來,因為我的腦袋沒辦法同時處理這兩件事。

羅西 ‧ 霍華德(Rosie Howard)
對我來說,眼神交流會造成眼睛上的疼痛,就像是各種情緒混雜一起,我無法一次處理這麼多訊息。

rawpixel-660716-unsplash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克里斯 ‧ 班諾(Chris Bonnello)
對我來說,我需要精神集中對話。但有些人會希望說話時要看著他們的眼睛。但這是一個二擇一的問題,如果你要我專注對話,那我可能無法注視你的眼睛;如果你要我專注眼神接觸,那我可能無法聽你在說些什麼。

狄立 ‧ 塔克(Deidra Tucker)
眼神接觸是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就像是一種威脅,一種侵略。我比較容易和熟悉的人建立眼神交流。眼神接觸對我來說很難,因為我很容易被各種外在因素影響。當我試著聆聽、回話的時候,最簡單也最容易的方式,就是不要與對方眼神交流,這可以讓我更專心在對話。

艾蜜莉安 ‧ 沃可(Emilyanne Wachter)
對我來說,眼神交流是很不自然的一件事。


編譯者簡介:溫蒂(黃秀溫),大學讀外文系。喜歡騎卡打車探索城市,喜歡逛市場與攤販互動的人情味。熱衷參與公共事務,喜歡卡片的手寫溫度。看到可愛的 kitty 眼睛會發光,聽到感人的故事會流淚。抱持著希望自己存在,可以讓世界更美好的信念一直努力著。

責任編輯:米蘭

參考資料:https://themighty.com/2016/02/why-eye-contact-can-be-difficult-for-people-with-autism/

礙的萬物論
About me

我們是一群混合障別及非身障的社企工作者,我們關心彼此、關心身心障礙及罕病的議題。

YOU MIGHT ALSO LIKE

荷蘭醫院大發現!焦慮對自閉兒童的社交影響
March 14, 2019
別再對我說:「你不像有自閉症」,好嗎?
March 14, 2019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