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ollow Me

Close

就我個人來說,我隱性、不易被辨別的慢性病讓我比較可以免於承受公然歧視和微歧視的影響(微歧視一詞意指非公然直接、不一定出自惡意的微小歧視言語或行為),但它也使我無法獲得原本可能獲得的支持性力量。

當然,如果我想要的話,我的隱性障別相對容易隱藏,(同場加映:隱性障別|你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但並非所有身障者都與我一樣。對於障別外顯的求職者,等於一進入面試室就不得不開誠布公自己的身障情況,且馬上需要面對社會對任何有不同程度差異的人,包括對身心障礙者,可能存有的眾多誤解。

閱讀更多

我有自己最熱愛的羽球,
我很驕傲自己是個運動員,
我很高興有個教練願意狠狠罵我說:「別以為你就一定跟別人不一樣。」

選擇困難的路 把我推向陽光

從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注定要活出和別人不一樣的人生,罹患罕見疾病「崔契爾柯林斯症候群」(又稱「下頷骨顏面發育不全症」),併發小耳症影響聽覺神經,從小聽到的就是個不完整的世界。記得小時候到公園玩,還會受到很多小孩的圍觀、嘲笑,常常是開開心心出門,哭哭啼啼回家。當時,媽媽告訴我:「不要哭,你要勇敢」,我才知道,原來勇敢就是不要輕易地掉下眼淚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