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ollow Me

Close

就我個人來說,我隱性、不易被辨別的慢性病讓我比較可以免於承受公然歧視和微歧視的影響(微歧視一詞意指非公然直接、不一定出自惡意的微小歧視言語或行為),但它也使我無法獲得原本可能獲得的支持性力量。

當然,如果我想要的話,我的隱性障別相對容易隱藏,(同場加映:隱性障別|你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但並非所有身障者都與我一樣。對於障別外顯的求職者,等於一進入面試室就不得不開誠布公自己的身障情況,且馬上需要面對社會對任何有不同程度差異的人,包括對身心障礙者,可能存有的眾多誤解。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杜文慈

上一部裡我們討論了脊損傷友的日常困難與自立生活,下半部中我們要繼續深入探討,自立生活的路途中,傷友們會經歷哪些就業與租屋上的層層難關。

脊損傷友的求職之路,隱藏了什麼困難?

自立的前提少不了穩定經濟來源,但於傷友來說,社會已經為身障者自立設下就業的嚴峻門檻。關於脊損傷友的職業重建,脊損基金會嘗試過許多不同方法與職種,但在一般商業市場裡競爭時,傷友若無特殊專長難以突圍,因此與企業合作納入身障者職務,是現有較為可行的方式。除了訓練傷友發展工作實力,脊損基金會也持續尋找更為長遠和具競爭力的模式,例如善用傷友在「無障礙」方面累積的經驗與思維、培養成無障礙環境勘查員(為建物、公設進行無障礙審查,可有專案式費用收入),或根據不同人格特質培育為生命教育講師(以自身生命經驗分享給大眾相關觀念)、醫訪員(回院關懷初受傷的傷友,進行串聯整合的服務)等,這些創新服務打破了傳統典型的工作方式,讓傷友能真正發揮所長。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據統計,在美國為身障員工提供共融性工作環境的企業,平均營收增加了28%。這樣的驚人成效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原因呢?其實並不神秘,追根究柢,還是回歸到企業的本質:我能不能協助我的員工發揮百分之百的能力,並藉此帶來更大的收益?

錄用和協助身障員工不僅僅是企業的社會責任或公關議題;在商言商,這還是種相當好的企業決策。

最近根據一項對140家美國公司做出的研究,在2015年至2018年之間,那些為身障員工提供最具共融性工作環境的公司,平均增加了28%的營收、提高30%的經濟利潤、以及高於同行業兩倍的淨利潤。 (同場加映:就業|我從身障員工身上學到的事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唐薇

校園對於無障礙設施的推動已行之有年,法律也明確訂定「學校須依身心障礙學生需要,提供無障礙環境」。校方在經費、空間的多重考量下,設置了廁所、坡道、電梯等無障礙設施,旨在協助那些需要的莘莘學子們,好好學習,不再為障礙所困。

但在學生心中,這些無障礙設施使用起來的感受如何?

作者本身雖非身心障礙者,卻因一些原因使用了無障礙設施一個月。
今天的文章將以台大商管學院為例,提出學校在設置無障礙設施時,常有的盲點與建議。
我相信,這也會是許多大專院校的縮影。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擁有合乎需要的、安全的、可自由通行且付擔得起的住宅是一種基本人權。目前在澳洲,居住弱勢的情況不可忽視,尤其對於澳洲的身障人士來說,情況特別讓人擔憂。

比起一般人,身障人士付不起房租或房貸的後果風險要大得很多,因此他們只能藉由減少食物和醫療保健等等其他必需品的支出來保有自己的棲身之處。(同場加映:身障者的保險困境,那被拒於門外的一群|礙的萬物論)這樣的結果會導致他們面臨更高的、沒有地方住的風險, 此現象引起了公眾對澳洲身障人士居住危機的擔憂。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當變通學校裡有「特殊教育需求」(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 SEN)的兒童比例不斷攀升時,是時候為校園共融性站出來了!(變通學校:源自美國,類似於實驗學校的概念。)

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兒童比例正在攀升

有特殊需求兒童的家長與和政府間的攤牌即將到來。來自英格蘭不同地區的三個家庭贏得對地方當局預算進行司法審查的權利,以確保政府履行義務,透過教育政策、健康和護理計劃(EHC)來教育英格蘭253,680名年輕人,以及1,022,535名也有權獲得特殊教育支持的兒童。 這些預算已經超出了臨界點,而被評估為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兒童人數連續兩年增加,這些群體目前已佔學校人口的14.6%,而自閉症譜系障礙是最常見的需求類型。(同場加映:自閉症|看似異常卻是尋常,走進電影《證人》的世界|礙的萬物論

閱讀更多

全球對帕運會的興趣高漲,但許多身障人士厭倦了與「超人」運動員相比的宣傳素材,並感受到這場體育盛會與他們的日常生活距離遙遠。

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張由東京市政府委託製作的海報,用以宣傳對2020年東京帕運會的熱情。這張海報從去年10月開始在首都的各個地方展出,展示了23名帕運會的運動員以及他們對各自運動項目的感想。海報上有一句話說:「身心障礙不過是一個藉口罷了。要是我沒贏,那就是因為我還很弱。」

閱讀更多

2018年11月,在摧毀加州布特縣(Butte County)的加州營溪大火(Camp fire)中遇害的88人裡,有幾名是身障人士。

他們的傷亡數據只是悲劇現實裡的最新案例而已:當有災難發生時,身障人士受到的影響不成比例地大。我們沒有統計數據顯示美國有多少身障人士可以在緊急情況下輕鬆撤離,但在世界各地,只有20%的身障人士表示他們有能力這麼做。根據聯合國2013年全球調查顯示,只有31%的身障人士表示在緊急情況下有人會協助他們。

閱讀更多

【記者廖介瑜、王彥文/新北市報導】黃大哥原本是一名送貨員,辛苦工作才能夠維持家計,五年前確診罹患舌癌,必須開刀拿掉整個下巴並且裝著胃造廔,只能靠大量昂貴營養品來進食,也無法再清楚地表達想說的話。當時兩個孩子都還在襁褓中,還有老媽媽要照顧,原本已經困頓的家庭,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因醫生的推薦,黃大哥主動聯絡陽光基金會,陽光社工給予他們居家復健服務照顧、經濟補助、家庭支持與關懷等服務,對黃大哥來說,最大的幫助莫過於心靈上的鼓勵。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