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e

Close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當人們看見我,他們常會一眼就假定我對護理人員感興趣勝過於對「找一個男朋友」。但實際上,我想要的交往對象和大眾挑選伴侶的標準沒什麼兩樣。

我為所謂的浪漫戀情掙扎了近十年之久,但老實說,有誰沒有遇過戀愛方面的挫折?只是基於社會環境等原因,我的情況顯然比一般人還更複雜,因為我是個身障人士。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我完全明白想要幫助人們的渴望,我也很感謝社會大眾有如此的素養。但當有身障者堅定地說「不需要幫助」時,那就是真的不需要,不是推託或不好意思,是真真正正的婉拒。(同場加映:人際|我想要你這樣對我說

我個人屬於肢體障別,當我還沒準備好要行動時,把我的身體任意移動可能會導致極度的疼痛,甚至是造成傷害;對於視障者而言,在未詢問的情況下拉扯手臂試圖引導他方向,反而易使他跌倒或慌張;對自閉症夥伴來說,任意的靠近與互動可能會帶給他焦慮。面對身心障礙者時,不妨先收起急欲上前「幫忙」的心,耐心地觀察並詢問。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小說改編同名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在2016年登上大螢幕,雖然影評大多稱頌浪漫的愛情、也賺了不少人的熱淚,但針對關於電影裡對身障者的詮釋,有些人有著不一樣的聲音。(同場加映:電影|四部身障者的人生縮影

電影男主角威廉・崔諾是一個因意外而終生癱瘓的男人,愛上了他的看護露易莎。故事本該是非常具啟發意義,象徵著生命的韌性與充實,也在推特上以hashtag #LiveBoldly(勇敢活著)廣為流傳。然而(以下劇透),在電影結尾男主角選擇以安樂死結束自己的生命,留給女主角這樣的話:「我無法帶給妳幸福,妳該去追求更好的人生。」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身障者的愛情是什麼樣貌的呢?從電影或大眾媒體中,我們經常看到過度浪漫、甚至將身障做為「感人」元素的演繹,例如2016年的身障愛情主題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肢體障礙的男主角被塑造成憂鬱的悲劇人物,最終與女主迎來的仍是所謂「賺人熱淚」的離別。但是,你是否也有疑惑過,為什麼螢幕上身障者的愛情故事經常有濃烈的悲傷色彩呢?(同場加映:電影|四部身障者的人生縮影

愛情不一定非得生死契闊驚天地泣鬼神,也不必一定要轟轟烈烈的「悲劇式」情節,無論你是否為身障者,愛情從來不該以身分區分,也不必有誇大的渲染。因此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跳脫浮誇的商業片思維,呈現身障者愛情路中容易遇見的無形壓力,也想藉此告訴那個為了愛情心動、受傷或徬徨的你,無論如何,都請記得你值得被愛。

閱讀更多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您玩過什麼電玩呢?老少咸宜的瑪利歐,大吉大利的「吃雞」遊戲,還是號稱史上最難遊戲的「隻狼」?無論是哪種類型的遊戲,電玩不僅僅是生活調劑,對於身障者而言,這可能是重要的心理調適、人際社交和建立成就感的管道。因應這樣的需求,無障礙電玩也應運而生。

電玩幫助身障者與社會加深連結

匹茲堡心理學家南西(Nancy Mramor)博士說:「電玩作為一種建立人際聯繫的方式是非常有用的,特別是當人們沒有其他方式可以聯繫時。」

閱讀更多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每年9月的第四個星期日是國際聾人節,其目標是在提升世界對於聽障者的重視。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目前世界約有 3.6 億人有聽力損失,而有超過 10 億的年輕人處於巨大噪音的環境而有喪失聽力的風險。

而在去年世界聽力日,將整場活動主題定為「聽見未來」。並將重心放在一個人在面臨聽力損失後未來將會面對到的問題,確保這些人們在面臨這些困難時能夠獲得正確的援助與建立健康的心態。

因此,indy1000便以該方向為主軸,與相關聽障機構(the charity Action on Hearing Loss )及部門(Hearing Link)合作,並訪問聽障者們的日常生活,記錄他們於生活中面臨的問題與心聲。

閱讀更多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ken-treloar-385255-unsplash.jpg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這個地方是這樣的…你有沒有在聽我說?」

你上揚的語氣顯示了你的不悅,他卻被你突如其來的挑眉及擺胸的手勢而吸引,你感覺不受到尊重,卻不曉得這是自閉症朋友常面臨的問題之一,社交障礙。

在自閉症朋友裡,很常面臨社交障礙的問題。原因有很多種,有的喜歡自己享有一片天地而不想被人打擾;有的無法順利辨別說話者的臉部表情、手勢等所傳達出的「社交線索」;甚至有的孩子稍有一些社交興趣,卻因不擅表達自己的喜悅而用不對的方式去親近他人,如:貼近、推撞。

在自閉症者中,焦慮是常見的。我們常認為「社交問題會惡化焦躁情緒」,但荷蘭的伊拉斯莫斯蘇菲亞兒童醫院所設立的自閉症研究團隊徹底顛覆了這個看法,也將研究結果刊載於「兒童心理學和精神病學雜誌」上。

閱讀更多
23215638_1638342929579010_7906576818419012176_o
(圖片來源)
  • 社企流 / 編譯:葉靜

Sam Smith 有著如廣播員般宏亮的聲音,這位陽光型男外表看來像是一位啦啦隊長或馬拉松選手,其實是一位 29 歲的健身教練。當他喊著:「歡迎來到 Spirit Club!現在舉起你的雙手拍掌!」時,你也會不自覺地把雙手舉起來。

無疑地,Sam所帶領的課程值得掌聲。SPIRIT 是由6個單字的字頭所組成,分別代表Social(社交)、Physical(肢體)、Interactive(互動)、Respectful(尊重)、Inclusive(包容)、Teamwork(團隊),而Spirit本身也是「心靈」的意思,Spirit健身中心專門協助身心障礙人士發展肌肉、訓練伸展性、以及提供調整飲食的方法。Sam 表示,身障者對於健身的選擇不多,且多數也需要更多的社會互動。

閱讀更多
allef-vinicius-159605-unsplash
Photo by Allef Vinicius on Unsplash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對於自閉症夥伴們來說,與其他人的眼神交流是一種壓力。然而,避免眼神接觸的行為常被解讀為「沒禮貌」、「反社會人格」,事實卻不盡如此。

為了讓更多人理解這件事情,本文邀請 16 位自閉症夥伴分享經驗,帶您從自閉症者的角度,了解「眼神交流」、「四目相接」對於自閉症夥伴們的影響。

閱讀更多
n-PHOEBE-HOLMES-628x314
(圖片來源:huffingtonpost)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原文作者簡介:Phoebe Holmes,是美國的一位作家、部落客、倡議者。生活中有貓咪、兩隻淘氣的狗狗、音樂與咖啡、丈夫、以及四位兒女相伴,其中小女兒是身心障礙者。歡迎去推特找作者聊聊:@phoebz4


給十年前親愛的妳:

對對對,不要懷疑,就是妳,我就是在說妳,那個抱著可愛女嬰的妳,我想跟妳談談。妳可能還不知道這個可愛的小女兒有一個秘密,而且是個在未來的幾年,妳可能都無法完全理解的祕密。

這個祕密,可能會不斷地傷了妳的心,不斷地傷害妳。但我必須向妳保證,所有事情到最後都會好起來的,相信我,這是真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