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Me

Close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您玩過什麼電玩呢?老少咸宜的瑪利歐,大吉大利的「吃雞」遊戲,還是號稱史上最難遊戲的「隻狼」?無論是哪種類型的遊戲,電玩不僅僅是生活調劑,對於身障者而言,這可能是重要的心理調適、人際社交和建立成就感的管道。因應這樣的需求,無障礙電玩也應運而生。

電玩幫助身障者與社會加深連結

匹茲堡心理學家南西(Nancy Mramor)博士說:「電玩作為一種建立人際聯繫的方式是非常有用的,特別是當人們沒有其他方式可以聯繫時。」

閱讀更多

全球對帕運會的興趣高漲,但許多身障人士厭倦了與「超人」運動員相比的宣傳素材,並感受到這場體育盛會與他們的日常生活距離遙遠。

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張由東京市政府委託製作的海報,用以宣傳對2020年東京帕運會的熱情。這張海報從去年10月開始在首都的各個地方展出,展示了23名帕運會的運動員以及他們對各自運動項目的感想。海報上有一句話說:「身心障礙不過是一個藉口罷了。要是我沒贏,那就是因為我還很弱。」

閱讀更多

2018年11月,在摧毀加州布特縣(Butte County)的加州營溪大火(Camp fire)中遇害的88人裡,有幾名是身障人士。

他們的傷亡數據只是悲劇現實裡的最新案例而已:當有災難發生時,身障人士受到的影響不成比例地大。我們沒有統計數據顯示美國有多少身障人士可以在緊急情況下輕鬆撤離,但在世界各地,只有20%的身障人士表示他們有能力這麼做。根據聯合國2013年全球調查顯示,只有31%的身障人士表示在緊急情況下有人會協助他們。

閱讀更多
在斑馬線上塗上新塗料,以利智慧手杖感測 礙的萬物論
在斑馬線上塗上新塗料,以利智慧手杖感測

社企流 編譯:李沂霖

在俄亥俄州的特殊學校—— Ohio State School for the Blind 門外有一條斑馬線,看起來就與其他十字路口的斑馬線無異,但是當一名視力受損的學生經過,並以設有感應裝置的導盲杖接觸斑馬線時,導盲杖便會震動,提醒使用者他正在過馬路。

這條斑馬線是以特殊的塗料繪製,塗料中含有稀土奈米晶體,會釋放出獨特的光線信號。只要將導盲杖底部裝上感應器,便可與塗料感應。「比如你將雷射光或 LED 光照射在這種材料上,材料會以特殊的頻率反饋。」智能材料公司「 Intelligent Materials」的首席科技技術長 Josh Collins 表示。

起初,Intelligent Materials 計畫著將這款「智能塗料」運用於自動駕駛汽車上——例如,智能塗料能夠幫助無人車識別交叉路口或車道,或是幫助 GPS 更準確地標記,但在研發過程中,團隊也意識到,這款塗料對於視障者來說可能也有所助益。

通常視障者是依靠身旁的車聲、號誌聲等交通聲響來幫助他們辨識方向、並確保自己在穿越街道時不會偏離人行道。然而,這些聲音並不總是奏效,尤其在流量較少的街道上,並無明顯的交通聲可成為視障朋友辨別方向的依據。

任教於 Ohio State School for the Blind 的定位與行動專家 Mary Ball-Swartwout,負責教授學生導航技巧。她表示:「對視障者而言,能聽到交通的聲音,對於辨識方向的確容易許多;而當他們走在交通流量低的地區時,智慧塗料與智慧拐杖便能派上用場。」

俄亥俄州哥倫布寄宿學校的學生將協助研究人員進行測試,將智慧塗料運用於這座封閉式校園內多處交叉路口。在灰色的街道上,智慧塗料將以透明或灰色呈現,因此對一般人而言就像隱形的一樣,不會影響他們的用路體驗,也便於運用在任何地點。「我們正思考著將智慧塗料運用於人行道、公車站以及其他所在,爲視障者提供引導。」俄亥俄州立大學材料科學工程教授 John Lannuti 表示。

此外,這款智慧塗料也能與導航工具一起使用,更精確地判別方向,如 GPS 有時無法區分街道或人行道、甚至無法識別正確的道路,而智慧塗料便能幫助人們辨別方向,如在交叉路口時判別方位、或是找到建築物入口的確切位置等。

「我們想像的是一款專給視障者的 Google Maps,比如一位視障朋友想去髮廊剪髮,便能藉由智慧塗料建立的路線前往髮廊,而手中的導盲杖也能感應到髮廊外的智慧塗料,讓使用者知道抵達目的地了。」Lannuti 說道。

導盲杖不只能與智慧塗料相感應,還能和智慧汽車連結,當一台車子擋住了人行道,導盲杖便能預先提醒使用者。

一座城市若要使用這款智慧塗料,其實不會比目前所使用的路面塗料還要昂貴。添加於智慧塗料的稀土,是唯一擁有這種光學特性的物質,僅需微微的量就能被感應。「我們只需將一小部分的智慧塗料添加於目前的路面塗漆中即可發揮效用,因此整體的塗料成本並不會大幅提升。」

而添加於導盲杖底部的感應器也很便宜,Collins 表示,以電視遙控器為例,遙控器上的按鍵皆輸送不同頻率的光線,由電視機中便宜的感應器讀取。「我們的系統也是運用相同的原理,且僅發送單一頻率,而目前連須發送多種頻率的電視遙控器,成本也僅需幾分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參考資料
This Smart Paint Talks To Canes To Help People Who Are Blind Navigate

本文獲社企流轉載刊登,原文標題為:「專給視障者的 Google Maps ——這款「智慧塗料」搭配智能手杖,為視障者打造友善街道」,欲了解更多請上社企流

延伸閱讀
>> 裝上「電子皮膚」,讓義肢及機器人也能「感覺」到溫度和壓力
>> 這款千變萬化的 LED 斑馬線,能與行人「對話」,即時回應行人與路況需求
>> 台灣青年設計智慧輔具,獲美國傑出工業設計獎——「Blind Shopping」讓視障者享受獨自購物的樂趣

經過特殊印製的繪本|礙的萬物論
(封面來源:《我早就知道》繪本集資頁面)

嘿,你今天讀書了嗎?隨手翻開一本書、順著字句逐行往下讀,這個動作對大多人來說再輕鬆不過,但對視障者而言,再精彩的書籍內容若缺少了點字輔助,就難以理解、享受閱讀之樂。

一頁一頁裁切整齊與浮雕處理的繪本 |礙的萬物論
(圖片來源:《我早就知道》繪本集資頁面)

為了讓視障朋友也能「看見」書中生動的故事,專職於故事圖像開發的台灣團隊「木田工場」,設計出一本取材自台灣生態、全書以浮雕圖像搭配注音和點字的繪本——《我早就知道》,並決定以群眾集資的方式來出版這本作品。

而繪本故事靈感來源也與一般大眾相當親近,是台灣人幾乎都吃過的「愛玉」!

一頁一頁裁切整齊與浮雕處理的繪本 |礙的萬物論
(圖片來源:《我早就知道》繪本集資頁面)
一頁一頁裁切整齊與浮雕處理的繪本 |礙的萬物論
(圖片來源:《我早就知道》繪本集資頁面)

不曉得你知不知道,天然的「愛玉子」是台灣特有亞種,全世界只有在台灣才能找到這種「搓一搓就能結凍」的奇妙植物,和「愛玉小蜂」互相依存著共生;《我早就知道》繪本正是透過溫暖的圖像與情節,來描繪這個台灣特有的生態現象。

根據集資頁面透露的資訊,《我早就知道》全書共有 30 頁,折頁拉開後全長約 300 公分;提案團隊強調,為避免這些圖像浮雕被「打回原形」,《我早就知道》繪本內頁皆由手工貼合、裝訂,希望繪本送到每一位讀者手上時,每一頁凹凸壓痕都能完整呈現。

(影片來源:《我早就知道》繪本集資頁面)

此外,知名導演吳念真也親自拍攝影片推薦《我早就知道》,他形容這本繪本漂亮得「像一個藝術品」,而且不只是一般的小孩子可以看,視障兒童也可以透過親手觸摸感受,來了解有關台灣愛玉子的故事。

我們一起來做一件事,是讓小孩子覺得開心、也讓自己覺得溫暖的!

吳念真導演更在影片裡分享,原本他心想號召身邊幾位朋友出資就能協助《我早就知道》順利出版、永久流傳,但創作者卻堅持要透過群眾集資來向大家介紹這本作品,因為「當你出資(贊助)的時候你才會重視它,你才會發現一起參與、創造這本書的感覺。」。

如果你也認同這樣的理念,集資期間提供特別的「買一送一」組合:贊助一本《我早就知道》,提案團隊就會幫你再送出一本給盲生;另外還有 15 + 1 的「愛的書庫」方案,由台灣閱讀文化基金會在全國設置了 298 個書籍箱,假如你願意贊助「認養」,除了自己將獲得 1 本《我早就知道》以外,提案團隊會再將 15 本《我早就知道》放入「愛的書庫」、提供各級學校借閱共讀,並在書箱外寫上你的大名以示感謝。

>>> 點我前往《我早就知道》繪本集資頁面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願意以最直接的行動支持群眾觀點,在文章右上角有個「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按下它就能灌溉點數給我們滿滿的鼓勵,繼續為大家帶來更多群眾集資相關文章!

本文經「群眾觀點CrowdWatch」授權轉載,原文標題為 吳念真導演力推!全書浮雕、點字處理,《我早就知道》繪本讓視障朋友也能輕鬆 作者為jie

各行各業的身心障礙者剪影,都訴說著什麼故事呢?
集結不同職業別與障別,蒐集不同的歡欣或淚水,想要告訴努力生活的你們,行行皆是美麗。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杜文慈

許多時候,當面前的表演者是身心障礙者,表演者與觀眾的交流就成了障別的身家調查,讚美變調為只針對所謂「殘而不廢」的精神,而不是表演本身的精湛。 我想讓大家知道,當我統領舞台,當我被鎂光燈加冕,當我向世界展示一場淋漓盡致的秀時,我表演的是專業,而不只我的障別。

所以,也請大家感受我的全部,包括我的障礙與我演出的能量。

表演即將開始,您準備好入座了嗎?

閱讀更多
視障兒童正透過科技教具學習寫程式。
來源:Code Jumper

編譯:張方毓

數年前,8 歲的學生 Theo 想學寫程式,卻遭遇極大的挫敗。這是因為,孩子學習寫程式高度依賴視覺,而 Theo 則是一名盲人。

但在過去一年,情況有所改變,Theo 擔任一組實體積木的測試員——這組積木為專門設計給視障兒童學習寫程式的工具。如今,他的寫程式能力有所精進,能夠在 Python 上進行編碼。

閱讀更多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雅婷、蔡雯如/台北市報導

走進「甜裡開始」,便可以看到林佳箴在吧台與店裡忙進忙出,她自如的動作與沖泡咖啡時的流暢性,讓人不敢相信她是一名視障者。「我相信我們身心障礙的朋友,不是只有大家看到的這樣而已,我就是要推翻大家對身心障礙的刻板印象。你願意給我們一個平等的機會,一個友善的環境,我們都可以不一樣。」林佳葴除了開設咖啡店以外,也持續幫助、教導身心障礙者的多元就業,將甜裡開始開放給想學習餐飲服務的身心障礙者。

閱讀更多
研製中心的同仁們分工合作,製作出的人體消化系統圖。 攝影/蔡雯如

生命力新聞/文:記者陳雅婷、蔡雯如

「我們學生人數不是很多,但還是盡力的去為他們提供最好的教材。」視障者教材教具研製中心製作出適合視障者的無障礙觸摸圖,例如在歐洲地圖中,運用瓦愣板呈現保加利亞、軟木板呈現獨立國協,水彩紙則用來呈現羅馬尼亞,視障者便能透過不同的材質,「摸」懂地圖。

閱讀更多
17098342_1465038860214314_8892761514135504266_n
  • 社企流 / 整理:郭潔鈴

到眼鏡行測度數、配眼鏡,對大部分人來說是稀鬆平常的事,但是對於輪椅使用者而言,一連串的視力測量過程其實非常不便,甚至須為此忍受眼鏡不適用的情形。

在香港從事志願服務多年、擔任一視瞳仁基金會主席的專業視光師(註一)盧廸富,曾於出外替弱勢族群提供驗眼服務時,驚覺輪椅人士測量視力時的難處。

輪椅使用者測視力不便的原因在於,輪椅會抵住驗眼機,使人無法靠近儀器,「我們遇到一位坐輪椅的朋友,他需要 3 個人協助才能搬到驗眼的位置。」於是盧廸富與基金會其他成員商議後決定,「不如開一間眼鏡行,專為行動不便的朋友服務,令他們有個舒服的地方可以檢查眼睛,亦可以照顧到視力健康。」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