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名聽障者,要使用手語還是口語?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首圖照片來源: Photo by Josh Salisbury on Support The Guardian

自從曼蒂.哈維(原文:Mandy Harvey)登上了美國達人秀舞台(America’s Got Talent),就引起社群上的熱烈討論。曼蒂因為生病成為一名聽障者,但她決定追求她對音樂的熱愛,藉著雙腳感受音樂的節奏。然而她的演出引起少數觀眾的反感,對她進行生命威脅,認為唱歌是屬於聽人的活動。
大部分聽力正常的人都不太了解,其實聽障朋友們在生活中面臨的壓迫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在歷史上,許多聽障朋友們因為手語而遭受來自聽人的不理解。對於聽障族群來說,「口語至上主義」(Oralism,指教導聽障者使用口語的一種教育形式)和認定口語優於手語的這種假設都是有害的。時至今日,許多組織仍然重視口說,卻忽略手語也是重要的語言及文化。

聽障者——那些偏好以手語進行溝通,且隸屬於聽障族群的人們——為了抵抗壓迫,必須為他們的權利、語言、文化奮戰。即使行為可能無法被寬恕,仍然能理解他們的強烈不被認同感。(同場加映:聽障者的校園歧視|不只無障礙,我們還要有真平等
而曼蒂的故事,重啟了「口語至上主義」擁護者和反對者的爭論。最近的BBC新聞之夜,邀請兩位聽障女孩上節目,以曼蒂的事件為引言,討論「聽障族群是否該被推廣口語主義這種教育形式」。這樣侷限的討論方式實在是令人沮喪,我們應該關注在如何喚起大眾的意識、讓每一個人有更好的傳達方式,而不是逼迫聽障族群在口語及手語陣營當中二選一。



曼蒂.哈維參與美國達人秀舞台後引起社群上的熱烈討論。
Photo by Savanna Vest on Affinity

提升我們對聽障朋友們的認識是需要持續學習的一課,即使是對聽障群體高度關注的人也是一樣。新聞之夜的製作人安排了這個聽障者座談,讓少數族群的議題得以被看見這點值得嘉許,然而矛盾的是,這樣的剪輯方式讓許多觀眾無法理解。節目沒有提供字幕給無法跟上英式手語翻譯員的觀眾,而且攝影機離手語來賓很遠,讓需要看手語的觀眾在訪談過程中時常被打斷。

節目中有位女孩分享:「我有很嚴重的失聰,出生在一個聽人家庭。我並沒有學習手語,反而學了讀唇語、去上語言治療課程。我依靠我的助聽器,在談話過程中漏聽句子時,本能地微笑點頭。但是手語和口語對立的情形下,像我這樣的人就卡在中間,對聽人來說,我聽不見;對聽障者來說,我能說話。」
但這段言論可能會讓一般大眾造成誤會,以為聽障者是比想像中更加不寬容的。


我們可以和聽障者一起,透過多變的手語,創立更豐富的文化和社會。
Photo by rawpixel.com

我們應該要考慮到讓聽障者如何進行更有效的溝通模式,來更符合他們的需求與選擇。聽覺是一種光譜,每個人在不同的位置上,對有些人來說,手語比起口語是更容易的溝通方式;對另外一部分的人來說,口語表達和讀唇語是他們習慣的表達方法。

聽人也必須在這當中扮演一定的角色,像是說話時不把頭轉向其他地方,或是清楚地說話,使讀唇語更容易等等。更重要的,是改變對於聽障者的看法——在過去,聽障者時常被認為是「缺陷」,是需要被改善的,但其實我們可以和聽障者一起,透過多變的手語,創立更豐富的文化和社會。

我們在稱呼聽障朋友們的時候,更要特別注意。稱他們是「會說話的人」(原文為oral),是一種侮辱,暗示他們並不是真的聽不見。但出生在聽人家庭,用口語溝通,並不代表失聰這個事實失效。
我們不該將這些只視為是一種溝通上的失衡,對於聽障朋友們來說,無論是用手語或是口語,或是兩種都會,都不應該逼他們選邊站,這不是二元論的問題。我們應該把焦點放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創造一個對聽障者更加友善、更開放的社會。


參考資料:

【讀者投書】聽覺光譜上的人們─台灣社會要學的多元課程

Deaf community sends death threats to deaf singer Mandy Harvey

Should oralism be promoted within the deaf community? – BBC Newsnight

文章來源:

When a deaf singer gets death threats from other deaf people, something’s wrong


延伸閱讀:

妥瑞症|減音口罩的誕生,是妥瑞症者的新選擇嗎?
請你為他們這樣做!顏損孩童的父母們想告訴你的4件事
身障者的保險困境,那被拒於門外的一群|礙的萬物論


編譯簡介:溫蒂(黃秀溫),大學讀外文系。喜歡騎卡打車探索城市,喜歡逛市場與攤販互動的人情味。熱衷參與公共事務,喜歡卡片的手寫溫度。看到可愛的 kitty 眼睛會發光,聽到感人的故事會流淚。抱持著希望自己存在,可以讓世界更美好的信念一直努力著。


編輯簡介:唐薇,一個愛幻想、天馬行空的女生,有一隻眼睛像鞋貓劍客的虎斑小搗蛋。喜歡感受藝術美麗虛幻的東西,同時也關注市場產業上的議題,但最在乎的是那些社會不正義,期盼自己化身英雄改變世界的夢想有天會實現。

More Stories
【家庭|你可以不是一百分的父母,但你可以是最幸福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