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災難發生時,障礙者該如何因應?】

2018年11月,在摧毀加州布特縣(Butte County)的加州營溪大火(Camp fire)中遇害的88人裡,有幾名是身障人士。

他們的傷亡數據只是悲劇現實裡的最新案例而已:當有災難發生時,身障人士受到的影響不成比例地大。我們沒有統計數據顯示美國有多少身障人士可以在緊急情況下輕鬆撤離,但在世界各地,只有20%的身障人士表示他們有能力這麼做。根據聯合國2013年全球調查顯示,只有31%的身障人士表示在緊急情況下有人會協助他們。

圖源:NASA on unsplash

對於身障人士來說,在災難裡存活下來是一個複雜過程,因為每一個逃生步驟都可能有障礙。對於視力和聽力受損的人來說,要在緊急情況下收到警訊也不像其他人那樣簡單。對於肢體障礙者和機動性低的人來說,快速疏散是非常困難的(如果有疏散可能的話), 特別是在像加州營溪大火引發的自然災害中,其摧毀的速度相當於每秒一個足球場。

但情形不一定必然是這樣的。 透過邀請身障人士參與災害準備和響應的對話、投資重要設備,並要求災害應變小組了解這些問題,社區可以減少死亡人數、提供更加人性化和兼容性的災害應變措施。

身障者躲避災害不能僅靠運氣

美國身障人士法案致力於倡導緊急計劃和相關補償, 加州身障人士和身障人權委員會成員海克特.拉米瑞茲(Hector M. Ramirez)說,雖然州政府制定了自己的疏散和應急計劃的守則,但這些政策總是缺乏徹底執行。

他說,疏散計劃可能已經落伍了。 社區成員往往不知道這些計劃是什麼,即使它們確實存在。 據聯合國調查顯示,事實上,只有17%的身障人士了解他們社區的緊急疏散計劃。

圖源: Bernard Hermant on unsplash

有一些聯邦機構,如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已經創建了應急準備和應變的線上資源。但拉米瑞茲說,身障人士經常被排除在緊急準備計劃的制定過程之外,並且對已實施的計劃缺乏認知。

再加上,善意的志工們通常會協助促進現場災害應變,但他們可能不熟悉身障社群區居民的具體需求。聯邦、州、縣和非營利機構都提供緊急應變,拉米瑞茲說他們都「需要熟悉我們的身障族群的情況。

對於許多身障人士來說,災害發生後撤離家園只是一個開始。拉米瑞茲提到,收容所往往缺乏適用疏散中身障人士的必要設備和藥物,如助聽器、助行器、輪椅或呼吸器。以身障者居住為主的房屋重建任務也可能是艱鉅和昂貴的,特別是考慮到身障勞動者的收入,通常遠低於同樣處境下非障礙的人士。

機動性是幫助身障人士為災難做好準備的首要問題,布特縣身障行動中心主任埃文.利凡(Evan LeVang)說道。 他回憶起在加州營溪火災期間接過一通駭人的電話,一名四肢癱瘓的男子因為電梯壞了,被困在他二樓的公寓裡。打來的人在電話裡跟他告別,以為自己將會死去。

「你可以在電話裡聽到背景有瓦斯爆炸的聲音,那實在是很觸動的。」利凡說道。

圖源: JW on unsplash

利凡的團隊設法聯繫了天堂鎮(Paradise town)地面上的第一線應變者,然後該男子得救了—但除了幸運地接觸到第一線應變者之外,沒有任何系統性應變措施可以進行救援。

在火災期間,天堂鎮裡有很多「英勇行動」,但利凡說身障社群不應該僅依賴個人的英雄主義行為存活。但是,就目前而言,身障人士可能會被迫發展出自己的應變計劃。

有些社區已採取步驟來支援身障人士,但更廣泛的身障兼容措施仍有巨大的需求。

2007年,奧克蘭市(Oakland)實施了大規模護理和住房計劃功能需求的增設,確保身障社群成員不會在緊急情況下被排除在外。這些增設每隔幾年更新一次,以便與社群需求保持同步。初步報告顯示該計劃有助於確定更易到達的庇護所和更易於示警的警報通知系統。;肯塔基州則透過納入社區培訓,並承諾在災難始發生時親自通知上千名身障人士,來更新它的災難警報系統。此外,亞利桑那州的健康發展署購買設備,滿足上千位身障人士在緊急狀況中的可能需求。

這是小但重要的階段,但拉米瑞茲提到這種程度的自然災害應變計畫還未付諸實行,而且直到應變計畫實際制定前,身障族群仍要繼續受苦受難,特別是現今氣候變化讓天災事件更加頻繁和嚴重。

「我認為反問自己很重要:在明瞭我們現在所知道的一切後,我們真的能夠不趕緊開始制定計畫嗎?」拉米瑞茲問道。

系統性改變當然需要發生,但像拉米雷斯和利凡這樣的倡導者也希望鼓勵大家在緊急情況時,可以出現在他們的身障朋友、家人、鄰居和愛人身邊提供協助。

「總是要問人們是否需要幫助,」他說,並指出並非所有身心障礙者的障別都是明顯易見的。「我們必須認識到『向人求助』將是一個過渡階段, 從長遠來看,這需要持續的支持。」

最終,社會共融性是最重要的—同時兼顧社會制度與個體層面。

「我真的認為身障人士參與制定一些影響我們生活的決定是非常重要的,」拉米瑞茲說,「因為當這還沒發生時,許多工作都未臻完善。」

參考資料連結How disability rights advocates want to change the landscape of disaster response,作者為Jenavieve Hatch

延伸閱讀:

身障者的保險困境,那被拒於門外的一群|礙的萬物論

議題|高鐵輪椅席不足的抗議事件,到底在抗議什麼? |礙的萬物論

求職故事|失能的不是我們,是社會


編譯簡介:哈囉~我是來自台南的力前,一直都在台北求學、目前是一名社企工作者。大學讀數位娛樂與遊戲設計學系,但不熱衷時下的線上遊戲。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也愛聽音樂、查資料、閱讀、和伺候寵物 (有調皮的喵咪當傲嬌室友)。

編輯簡介:杜文慈,卡在跌跌撞撞的求學求職交替期,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和文字創作,相信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微渺但總能改變些什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More Stories
關於腦性麻痺的知識
關於腦性麻痺,12件你一定要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