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閉症|看似異常卻是尋常,走進電影《證人》的世界|礙的萬物論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何品緯

看似異常卻是尋常,走進電影《證人》的世界|礙的萬物論
看似異常卻是尋常,走進電影《證人》的世界|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證人》劇照

在初衷與利益中,你會怎麼選擇呢?

曾經是人民維權律師的楊淳鎬(鄭雨盛飾),在一次次的抗爭行動中,認知到再如何努力都是徒然;以及父親為友人擔保而陷入巨大債務之中,因此轉任到一間社會名聲不佳的大型律師事務所上班。

絕佳的口才與邏輯,讓楊淳鎬的律師之路非常順利,事務所老闆也允諾只要他在下一場案件中獲勝,就能晉升。

在這官司中,楊淳鎬需要為被控告為殺人犯的被告辯護。而整起事件的唯一目擊證人,便是自閉症少女-林智友(金香起飾)。智友說的任何一句話,幾乎決定了官司走向,淳鎬便需要引導她說出對客戶有利的證詞,甚至證明智友的證詞不能被採信。

只要這場官司獲勝,債務將輕鬆解決,但也代表楊淳鎬正式與事務所同流合汙;若失敗了,升官之路就此告吹,卻為社會歸還公道與正義,也正是最初從事人民維權律師的他,所努力的事情。在初衷與利益中,你會怎麼選擇呢?

帶有目的性的淳鎬(右一)開始接近智友(左一) |礙的萬物論
帶有目的性的淳鎬(右一)開始接近智友(左一)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證人》劇照

《證人》:「要怎麼和坐上輪椅的人交談?那就追上他的速度;要怎麼和活在自己世界的人相處?那就走進她的世界。」

同理,在理解之後。最初淳鎬對於自閉症並不了解,對於智友的心房不得其門而入。直到他開始理解自閉症,透過智友的反應,可以看出自閉症者有幾項特徵,以下列出電影著墨的幾項(同場加映:超市推行「安靜一小時」,打造自閉兒專屬的友善時段):

(一)、對於聲光敏感

自閉症光譜上的障者,容易受到外在刺激的干擾而感到不適,若想實際體驗可以觀看下方影片(2:27秒處),影片中會發現,你什麼都看不清楚。吵雜的聲音,模糊與不斷扭曲的螢幕畫面,過度吵雜的環境會讓他們更感焦躁,恨不得立刻離開現場。

當智友面對放學回家時遇到的大狗會摀住耳朵逃跑;進入法院時高跟鞋的踩踏、眾人交談、識別證刷卡、時鐘滴答聲等都讓她感到不適。

2:27秒處 自閉症者對於過度聲光效果的感受便是如此

(二)、社交困難

自閉症者很常面臨社交障礙的問題,原因有很多種,有的喜歡自己享有一片天地而不想被人打擾;有的無法順利辨別說話者的臉部表情、手勢等所傳達出的「社交線索」;甚至有的孩子稍有一些社交興趣,卻因不擅表達自己的喜悅而用不對的方式去親近他人,如:貼近、推撞他人。

當敏鎬第一次向智友自我介紹時,智友卻說律師是未來會被 AI (註:人工智慧)取代的職業;在玩打電話猜謎遊戲時,智友說完謎題答案,當知道答對以後,回答:「好」就掛掉了。活在自身世界的智友的舉動,常讓敏鎬哭笑不得。

(三、)重複性話語

回聲語言是自閉症者另一特徵,會重複性的覆誦旁人的話語,一次、兩次、三次的持續下去。智友會重覆電影卡通的台詞、旁人的話、甚至是當晚謀殺事件時凶手所說的台詞,這項特徵也成為後續官司辯論時重要的逆轉證據。

淳鎬需要為被告(右一)辯護,證明被告是被誤會的 |礙的萬物論
淳鎬需要為被告(右一)辯護,證明被告是被誤會的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證人》劇照

第一次開庭-當庭的羞辱

一天,智友問:「媽媽常對我滿臉憂愁,但她是真的關心我;同學常常在笑,卻會欺負我,大叔,你是好人嗎?」這句話讓敏鎬一時語塞,他接觸智友就是為了更了解自閉症,進而引導她說出對於自己客戶有利的證詞,他站在她的對立面。在之後開庭時,敏鎬的辯論一定會傷害智友。

敏鎬與智友兩人漸漸變好,敏鎬走進了自閉症者的世界,智友打開心房對敏鎬說出所知的一切。但第一次開庭時,敏鎬與事務所老闆卻拿自閉症相關研究書籍質問智友,企圖證明自閉症者無法正確分辯情緒與患有智能障礙。智友面對突如其來的遭遇,產生巨大的自我懷疑:「我是智能障礙嗎?我的證詞是因為我不能分辨情緒表情而誤會別人了嗎?」一句句疑問不斷縈繞在智友心上。

大叔,你真的是好人嗎?

第一次判決出爐,敏鎬成功讓被告脫罪,這件案子看似是被告被檢察官誤會,如今也讓被告獲得清白,但整件事情卻在被告臉上泛起一抹陰險的笑容中急轉直下。

敏鎬,才是被真相蒙在鼓裡的人,被告正是殺人犯。法院宣判被告無罪的同時,也正式宣告敏鎬墜入社會流污中。

第二次開庭-正義的到來

知道整起事件的敏鎬,陷入要站在哪邊的掙扎。一邊是代表正義的智友,另一邊是代表邪惡的事務所老闆。這樣的選擇也是敏鎬自我的辯證,曾經維護正義的維權律師,或是能償還債務、步步高升之路。

第二次開庭,敏鎬想起過去種種的一切,良心也被喚起。敏鎬選擇站在智友這邊,靠著平常與智友的相處培養起的默契,並善用自閉症者有的特質逆轉了整場官司。信任,便是最有力的證詞。(同場加映:16 位自閉症夥伴的心聲:「我不是故意不看你,眼神交流好難。」

智友媽媽(右一)陪智友談心  |礙的萬論
智友媽媽(右一)陪智友談心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證人》劇照

看似異常卻是尋常的每一個人

敏鎬在法庭上說:「每一個人,看似異常卻是尋常。與其認為社會生病了,其實社會大眾歧視的態度才是問題點所在。」

這便是《證人》想傳達的,不管身心障礙與否,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誠如智友媽媽曾說:「如果智友沒有自閉症,那就不是我的智友了。」在獨一無二的異常背後,卻又回歸同為「人」的尋常。因為大眾對於自閉症的不理解,智友需要在學校努力裝的「正常」,這便是社會普遍的歧視。

你可以不必同情,但必須同理。

該如何與活在自己世界的人相處?那就走進她的世界。

電影證人的劇照
該如何與活在自己世界的人相處?那就走進她的世界。
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證人》劇照

延伸閱讀:
不再是台上與台下,美國林肯中心打造自閉症者的「一對一互動」劇團表演!
荷蘭醫院大發現!焦慮對自閉兒童的社交影響


編輯簡介:何品緯,台中人,到台北求學。大學就讀金融系,卻在與金融領域毫不相關的領域努力著。喜歡看書,偶爾經營自己的部落格,更喜歡宮崎駿等動畫!盼能用自身微薄的力量,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

More Stories
聽障羽球世界球后范榮玉
從不一樣到不平凡,聽障羽球世界球后范榮玉:媽媽告訴我要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