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無論身分,你都值得被愛】

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身障者的愛情是什麼樣貌的呢?從電影或大眾媒體中,我們經常看到過度浪漫、甚至將身障做為「感人」元素的演繹,例如2016年的身障愛情主題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肢體障礙的男主角被塑造成憂鬱的悲劇人物,最終與女主迎來的仍是所謂「賺人熱淚」的離別。但是,你是否也有疑惑過,為什麼螢幕上身障者的愛情故事經常有濃烈的悲傷色彩呢?(同場加映:電影|四部身障者的人生縮影

愛情不一定非得生死契闊驚天地泣鬼神,也不必一定要轟轟烈烈的「悲劇式」情節,無論你是否為身障者,愛情從來不該以身分區分,也不必有誇大的渲染。因此在這篇文章裡我們跳脫浮誇的商業片思維,呈現身障者愛情路中容易遇見的無形壓力,也想藉此告訴那個為了愛情心動、受傷或徬徨的你,無論如何,都請記得你值得被愛。

社會的眼光--「身障者也想談戀愛?」

這個問題的根源在於社會容易對身障者有特定假設,覺得身障者只需要「安分守己」地生活,不須有額外交朋友、發展感情連結的需求,甚至有人會忽略身障者也有想融入社會建立社交網絡的渴望。這樣的社會氛圍下,身障者的感情可能經常承受過多的指指點點和偏見。小育(化名)是一位脊損傷者,談戀愛的過程中經常受到外界的標籤困擾,例如稱讚她男友「揪感心」、「很偉大」,私下卻議論不想讓自己的孩子與身障者交往;又或者是最後男友另結新歡,朋友卻私下規勸她男友已照顧她許久,應給予諒解。言語間透露出的訊息,表示社會對於身障者的愛情抱持著不對等的假想,認為身障者的伴侶居於較優勢的地位,同時將與身障者交往這件事視作不尋常、應給予掌聲的情況。

無論是何種愛情,外界流言蜚語總是難以控制,而局外人對於感情的評論又總是不切實際。勇敢的你可以練習忽略不重要的眼光和耳語,而那些加諸於身障者身上的標籤,你可以身體力行地去剝除外界的錯誤偏見。(同場加映:無障礙的戰鬥|身障人士在抗議什麼?

圖源:unsplash

親友的壓力--「你已經是障礙者,怎麼另一半也是障礙者?」

孩子談戀愛大概沒有一個家長可以完全不緊張,加上障礙的因素,導致許多身障者交往時經常遇到的關卡之一就是親友的反對。往另外一面想,家長的憂慮其實來自於希望自己孩子不要受到傷害的心態。著名的力克.胡哲 (Nick Vujicic)曾在書中提及父親對於他的戀愛並不鼓勵,甚至坦承從未想過他最後會踏上婚姻之路。除了擔心孩子受傷而過度保護之外,有些家長也會希望身為障礙者的孩子可以找到非障礙者的另一半,以確保離開原生家庭後孩子依然可以受到細緻照顧。這樣的觀點也凸顯身障婚戀的其中一個癥結點:身障者是否須具備獨立或大致能照顧自己的生活能力,才能安穩踏入婚姻等穩定關係?

如果撇除是否為障礙者的因素,一般人的婚姻或感情其實也常包括相互扶持、提供生活和情感上的支援,這些支援和照料無法量化或衡量,且每一對伴侶的狀況也不盡相同。仔細審視自身的需求,並確保伴侶之間可以共同協調、以不同形式的方式彼此扶持,或許更能平撫家長們的憂慮。

內心的擔憂--「我不完美,他會喜歡這樣的我嗎?」

身障者心中或許總有一絲絲的矛盾顧慮:「那個她/他會完完全全喜歡這樣的我嗎?」談戀愛時的忐忑心情會讓你寢食難安、無意間將伴侶的一舉一動都放大解讀,或者不斷揣測自己在對方心中的地位。但根據針對障礙者戀愛與婚姻相關的研究,身障者的愛情軌跡與模式與一般人並無太大差異,最關鍵的或許還是在於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也相信伴侶能接納全部的你。

世界上本來就沒有誰是完美無缺的,每個人都是帶著自己的優點與缺點尋覓著最適合自己的人。無論是不是身心障礙者,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時感到緊張都是正常現象,學會接納、照顧自己的情緒起伏,也能夠更完整地去愛人。

也許我們都不盡完美,但總也有人愛著這樣的我們。

圖源:unsplash

如果我的伴侶是身障者,我可以怎樣更細膩表達我的愛呢?

當另一半是身心障礙者時,有時候需要想些別出心裁的方式表達愛意。腦性麻痺社運人士艾曼‧巴芭林(Imani Barbarin),曾在推特上請大家分享自己的另一半如何說愛,例如針對隱性障別,一位化名沙恩的網友表示:「有時候我的肌肉會變得又痛又硬,我先生會幫我按摩和給予言語安慰,他可以理解到我不是裝出來的。因為我是屬於隱性障別(外觀不易辨識出的身心障礙類別),別人容易誤以為我的痛是裝出來的。但是我先生的支持,讓我有大大的舒緩感覺。」(同場加映:隱性障別|你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

另一位網友則是受免疫疾病困擾:「我是免疫系統失調者,要不斷地和感染奮鬥,所以我們無法有太多肢體上的接觸。但我丈夫為我做了很多美味的食物,我們仍能找到屬於我們的愛之語言。」

體貼與細膩是所有感情要走得長久的關鍵之一,面對身障者時也沒有什麼不同,一樣是一份由愛而起、自然而然產生的關懷與愛護。而如果你是身障者,也請別害怕告訴伴侶你的需求,畢竟真正愛你的人能與你溝通磨合,讓你們的感情更臻完整。

圖源:unsplash

最後,讓我們一起看看力克.胡哲 (Nick Vujicic)的這段話:「你一定要知道你值得被愛,也要接受你的真命天子或真命天女可能並不完全符合你所認定的條件。這不表示你必須用「沒魚蝦也好」的想法勉強接受一個伴侶,但它可能代表你的真愛跟你想像的根本不一樣。」

在愛情之前無須設限,願帶著一片真心的你們,都能尋得自己心之所嚮的愛情。


參考資料:

加分的人生,作者為陳昭如

People Who Have A Partner With A Disability Show Love In Unique Ways,作者為Isabelle Khoo

肢體障礙讓我在愛中受挫 但也找到愛的真諦,原文作者為力克.胡哲 (Nick Vujicic)

>王秋霜、許維素 (2010)。 已婚聽障者婚前擇偶經驗之探討 The Mate Selection of Married Hearing-Impaired。教育心理學報。

>卓紋君、林芸欣 (2003)。 單戀者單戀歷程的分析研究,中華輔導學報。

>夏瑋瑄(2012)。身心障礙大學生的愛情經驗探究。高雄師範大學,台灣。

延伸閱讀:

>【給對職場感到不安的身心障礙者的一封信

>【身障者的保險困境,那被拒於門外的一群

>【家庭|你可以不是一百分的父母,但你可以是最幸福的父母


編輯簡介:杜文慈,卡在跌跌撞撞的求學求職交替期,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和文字創作,相信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微渺但總能改變些什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More Stories
友善自閉症
打造「友善自閉症」職場環境的 5 大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