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題|川普模仿身障者惹議,那沒有身障者舞台的好萊塢

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在金球獎典禮獲頒終生成就獎,並在致詞時大力抨擊了美國總統川普的言論。
圖片來源:LIFE

編譯整理:【礙的萬物論】編輯室

於 2017 年金球獎典禮,兩件關於身障的議題被討論著:

第一項爭議:當時身為美國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Donald John Trump)於公開場合模仿身障記者

當時,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在金球獎典禮獲頒終生成就獎。在致詞時,史翠普大力抨擊了美國總統川普的言論。史翠普獲獎感言說:「那位坐上我國最有權勢位置的人,模仿一位身障記者,一位權力以及能力都不及他的人,以至於根本無法反擊。」

史翠普所說的事件,起因於川普在一場造勢演說模仿一名患有先天性關節攣縮症,而無法正常彎曲及伸直關節的身障記者-柯佛列斯基(Kovaleski)。川普模仿的動作讓眾人哈哈大笑,史翠普為此感到相當難過。

川普在一場造勢演說模仿一名患有先天性關節攣縮症,而無法正常彎曲及伸直關節的身障記者-柯佛列斯基(Kovaleski)。
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對此,川普也澄清為什麼會做出此行為。他於推特(Twitter)上表示他並沒有在嘲笑那位記者,是因該記者改寫了一則 18 年前關於川普的報導而讓大眾認為他很糟糕。同時,川普也說自己並不曉得該記者是身障者,如果知道的話不會模仿,但此一說法旋即遭到該記者反駁。

為什麼川普模仿該位身障記者會受到大眾的撻伐?

試想另一情境,同樣皆為模仿身障者,為什麼《愛的萬物論》裡飾演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的艾迪·霍德曼(Eddie·Redmayne),於電影裡模仿霍金的肢體動作卻沒有受到大眾的批評?

這兩個情境,最大的差異在於模仿的「目的」,導致大眾對於模仿議題反應的不同,愛的萬物論演員模仿時的本質在於「詮釋」,並讓觀眾理解霍金當時所遭遇的一切;但川普於該場合的模仿,搭配當時的語調與語句,讓大眾所感受到此模仿的目的是什麼?是詮釋還是嘲笑,這點便有待各位讀者自行評斷。

身障者的身體「特徵」,並不是眾人模仿的對象。

進一步的說,該位身障記者的「身體特徵」本不該是此次事件的重點,川普在談論此事時,僅需就事論事於該位記者是否有不當報導,並不用刻意模仿其動作影射,尤以模仿當時的語調與表情都讓人感到嘲弄之意,似乎已喪失「澄清」的原意。

再加上,身為美國總統候選人,其一舉一動都備受矚目,任意模仿亦會造成認知與判斷不足的大眾產生偏誤,進而擴大大眾對於身障者誤解與歧視。

第二項爭議:詮釋身障故事的電影,飾演身障者的演員卻是非身障者。

在上述談論模仿爭議時,愛的萬物論雖是良好的範例,但其亦有關於身障議題的爭議。

紐約時報暢銷書的作家-柯蒂·凱普林吉(Kody Keplinger)表示,好萊塢表面上說樂於和身障者進行對話,但金球場現場竟然沒有邀請身障朋友們一同進行對話。「我簡直無法容忍,整個想大翻白眼!整場頒獎典禮,那些掌聲根本都是在自 high!」,凱普林吉說道。

根據美國人口普查的調查數字顯示,美國有近五分之一的人是身心障礙者。但是好萊塢卻沒有太多這方面的電影。以 2015 年為例,收視率最高的前100部電影當中,只有2.4%的電影關於身障故事。

而就算有關於身障角色故事的電影,裡頭通常是由非身障的演員來詮釋該角色。

艾迪·瑞德曼於電影《愛的萬物論》飾演霍金,他花了數個月的時間「練習」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的姿勢,之後贏得奧斯卡金像獎作家男主角。

迪·瑞德曼於電影《愛的萬物論》飾演霍金,花了數月時間「練習」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的姿勢。
愛的萬物論 劇照

《我就要你好好的》是由西亞·夏拉克執導的浪漫又讓人心碎的電影。一部關於一位看護與輪椅癱瘓者的愛情故事。電影由山姆·克萊弗林出演男主角,現實生活中,他不是輪椅族。

《我就要你好好的》是一部關於看護與輪椅癱瘓者的愛情故事,電影由山姆·克萊弗林出演男主角,現實生活中他不是輪椅族。
我就要你好好的 劇照

在巴瑞·李文森執導的《雨人》中,達斯汀·霍夫曼演出自閉症者,也藉此片得到奧斯卡影帝。

在巴瑞·李文森執導的《雨人》中,達斯汀·霍夫曼演出自閉症者的劇照。
雨人 劇照

像這樣的演員不勝枚舉,這樣的情況在電視圈也不罕見。或許,就如同身心障礙的電影角色,該由誰飾演? 所提,一個非身障的作家,在他筆下絕對無法完整描述在身障籃球賽中,聞到輪胎摩擦地板的氣味;他也不會知道在家裡看著爸爸修著自己的輪椅,會是什麼樣的感受;他更無法了解在結婚時,親愛的妻子必須坐在自己的腿上,互相接吻定終生的感覺。

那些對於此議題不同的看法

同時有意見表示,演員的職業本質在於表演。在出演該角色時,本是揣摩該情境下的特定情況,該情況與演員本身是否擁有相關特質無關。

對於電影身障之角色該由誰飾演此議題,尚沒有統一定論。但也可以想見的是,若有一產業能友善的接納不同族群,並能良好的形成合作,同時能讓更多人對於不同族群有更深入的了解,這是非常值得樂見的事情。

梅莉史翠普在演講的最後,引用了她的已故好友,嘉莉·費雪的一段話:「捧起你破碎的心,將它化成藝術。」好萊塢若要展現多元的一面,或許能讓身心障礙朋友們,一同參與,訴說自己的故事。

參考資料:
梅莉史翠普之得獎感言
Meryl Streep’s Golden Globes Speech Revealed An Inconvenient Truth About Hollywood

延伸閱讀:
【經理人日誌】當機電工程師發現團隊擁有 12 種身心障礙類別


段落

編譯簡介: 米蘭,目前就讀於成大外文系。現實的理想主義者。九零後摔不爛的孤獨草莓。常常與理性跟感性糾纏不清,喜歡思考、翻譯、寫作,還有英語教育。是美劇狂熱者也是天文愛好者。對台灣社會有種使命感,希望帶給台灣社會不同影響。如果你也對以上任何一項有興趣,我們可以一起坐下來聊聊!

編譯簡介: 溫蒂(黃秀溫),大學讀外文系。喜歡騎卡打車探索城市,喜歡逛市場與攤販互動的人情味。熱衷參與公共事務,喜歡卡片的手寫溫度。看到可愛的 kitty 眼睛會發光,聽到感人的故事會流淚。抱持著希望自己存在,可以讓世界更美好的信念一直努力著。

編輯簡介: 品緯,台中人,到台北求學。大學就讀金融系,卻在與金融領域毫不相關的領域努力著。喜歡看書,偶爾經營自己的部落格,更喜歡宮崎駿等動畫!盼能用自身微薄的力量,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

More Stories
請你為他們這樣做!顏損孩童的父母們想告訴你的4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