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正義|對於智能障礙者,執法人員了解多少呢?

礙的萬物論 編輯室

伊凡·賽勒(Ethan Saylor)就像其他同齡的人,享受著出門和朋友看電影或唱卡拉OK的樂趣,他是一個對家人有愛心的長兄,敬愛著母親,同時也是個唐氏症病患。

令人心痛的是,對那些不認識Ethan本人的人,他是以他悲慘且過早的死亡被大眾記住的。

伊凡死在三個非值班的副保安官手上,在他沒付電影票而被趕出戲院之後的爭論中。他在與人對質的時候喉頭被壓碎了,而他的死前遺言是在哭喊著母親。

誤解之下,有多少智能障礙者承受著司法的暴力?
Tom Pumford on unsplash

伊凡並沒有暴力犯罪的前科,他的死亡是無意義且原本可以避免的。三年多前這個悲劇將全國焦點聚集在我們刑事司法體制上的關鍵問題──執法人員缺乏如何安全和有效地和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I/DD)互動的訓練。

現今,當下國會的兩院裡修改刑事司法的草案仍然很少著墨在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與身心障礙的族群上。悲哀的是,我們還有更多案例提醒著體制漏洞的存在,例如看到佛州專門協助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的專業社工Charles Kinsey,在涉入處理他的個案Arnaldo Rios狀況時,不幸被射殺。

這怎麼可能呢?數據被塗上了一抹荒涼的景色。每五個囚犯就有一個自認有認知障礙,而多數的執法人員,和懲治、緩刑及假釋的警察,還有法院工作人員,僅有很少或根本沒有受過與這類群體互動的訓練。

讓人驚訝的是,試想一下,如果執法人員在面對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前有強制性受過訓練,Ethan可以不會死,或者想想看,如果這樣的訓練在未來是必需的,會有多少生命可獲救。

這樣的知識落差後果很可怕,有智能與發展障礙的嫌疑犯會有作假口供的傾向,將會導致無罪的人坐牢;而智能與發展障礙的受害者常被假定無法描述目擊證詞或沒有可靠的作證能力,使得犯人無罪開釋。

身心障礙者可能因為不擅表達自己或不能理解執法者的話語,造成警方誤解或冤枉。
niu niu on unsplash

起初可能只是一場日常的相遇,但當他們只是單純不懂警察的詢問,或不明白他們涉入的狀況多嚴重時,一旦被警察判斷“不肯合作”,就極可能邁向不好的事態發展。尤其當一個身障人士的障別並不明顯,他們 “隱形的身心障礙”可能導致誤解、誤會、不必要的緊繃和悲慘結局。

這確實發生在尼爾·萊特森(Neli Latson)身上,一位穿著連帽外套的年輕黑人坐在長椅上等著當地的公共圖書館開門,卻被路人舉報“可疑”並可能持槍,Neli被執法人員盯上,他配合了警方的搜查,身上並沒有槍械。

沒意識到Neli是有智能障礙的自閉症患者,情況很快嚴重到出現肢體衝突。

這場互動如滾雪球般擴大成多年的不公義,包含與懲治警官的額外肢體衝突、額外的指控、關禁閉,還有心理的崩潰,最後在州政府的插手下給予Neli特赦,讓他獲得身心障礙者與精神疾病所需的治療才解決。

若是涉案的警察、律師、監獄工作人員有受過如何應對自閉症患者的訓練,這件案子原本可能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伊凡和尼爾的故事成了國家頭條新聞,但他們只是無數智能與發展障礙社群,在刑事司法體制下承受損害缺失的兩個案例。

一位警官要怎麼適當地輔助一個有特殊溝通方式的自閉症嫌疑犯,當他或她從沒受過如何辨認或和身障人士互動的訓練?而一個矯正機構該如何容納一個有胎兒酒精綜合症的囚犯,如果他們沒有任何篩查標準去辨認障礙的存在?

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陷入沒有給他們所需幫助的刑事司法體制,結果面臨了無止境的循環。最後,這個體制普遍無法提供公平正義給身心障礙人士。

司法改革鮮有納入身心障礙者的考量,障礙者們的痛苦就像無聲的吶喊無法被聽見。
mwangi gatheca on unsplash

我們需要確保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在國會兩黨大刀闊斧步地做刑事司法改革時,不被落在後頭。政策必須要求所有部門進行強制性刑事司法體制的訓練,從執法人員、監獄工作人員到法院工作人員,確保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在刑事司法程序下,每個過程都能獲得幫助。

我們也需要好一點的制度,給一般人判定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包含給最前線的反應者自我檢視的機會,並在逮捕等程序中規定強制性的鑑別流程。進行訓練,並在執法人員與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之間建立關係,是避免未來產生悲劇與不義的關鍵。

在今年國會行動前快沒時間了,而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和他們的家庭急切地需要有將他們考慮在內的解決辦法。

如果沒有將身心障礙者也列入司法改革考量,就沒有平等正義的希望。
Marc-Olivier Jodoin on unsplash

沒有把那些人算在內,就沒有平等正義的希望。

美國紅十字會是全國最大和最老的人權組織,為超過一百萬的智能與發展障礙I/DD人士和其家庭服務。透過它在「刑事司法與障礙殘疾( Criminal Justice and Disability)」的國家中心機構,紅十字會正在幫助智能與發展障礙人士和其家庭,以及在這篇文章裡提到的、在刑事司法的領域上關注此議題的人們。


參考資料:

Our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Is Anything But Just For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延伸閱讀:

荷蘭醫院大發現!焦慮對自閉兒童的社交影響

16 位自閉症夥伴的心聲:「我不是故意不看你,眼神交流好難。」

唐氏症|同時擁有演員、模特兒和唐氏症身分的斜槓少女


編譯簡介:哈囉~我是來自台南的力前,一直都在台北求學、目前是一名社企工作者。大學讀數位娛樂與遊戲設計學系,但不熱衷時下的線上遊戲。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也愛聽音樂、查資料、閱讀、和伺候寵物 (有調皮的喵咪當傲嬌室友)。

編輯簡介:杜文慈,卡在跌跌撞撞的求學求職交替期,平日喜歡關注社會議題和文字創作,相信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微渺但總能改變些什麼、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More Stories
就業|南勢角快樂小舖!洋溢幸福的二手商店